君焰冷

BOOLD NIGHT[7]

OOC有私设多。
有兴趣就来看。

曦月下了飞机就直奔自家。

他现在可是非常好奇自己玉佩的来历,说到底,自家研究古玩的曾祖父在收到这块玉佩的时候,把自己锁在房子里研究了几个月都没搞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材质,只不过看它通体莹白摸起来温润如玉,就当是个白玉了。

站在门外,曦月深吸一口气。

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

“妈,我回来啦——”

开门是位年轻貌美的妇人,一见曦月脸上就笑了起来。

“哎你这孩子,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还好你孤剑哥哥提前来了我才知道你今天要回来。”

“……???”

“孤剑哥哥??”

曦月把鞋一踢穿上拖鞋,侧头对着曦月妈妈目瞪口呆。

“是啊,当年你孤哥哥的父亲来上门送玉佩,我们就顺便给你们两个拜了个把。”

“……你们都没跟我说过有这事??”

不行,不行,事情出乎意料范围了,曦月揉了揉太阳穴,当年是确实说一个人来送了玉佩,可是孤剑的父亲以及和孤剑拜了把子这事是怎么回事???

本想着这玉佩肯定和孤剑有关,没想到……

看来自己还得叫孤剑哥哥了?

曦月一时接受不能,头晕。

客厅。

“伯母,结兄这事就算了,毕竟当初我俩都不知情,并且现在我和曦月在公会是搭档……”

曦月妈妈把手一拍。

“哇!搭档啊,那更好,孤剑你可要多照应着月月,这孩子可皮了。”

……

孤剑坐在沙发上喝了口茶掩饰笑意。

曦月则是用手把脸捂住。

完了……完了完了……丢脸丢大发了……

“孤剑,有空请你父亲来坐坐,都是一个系统的,交流也方便。”

“家父事务繁重,还请伯母谅解。”

“没事,孤剑你开口的话,令尊肯定会来的对吧——我还没见过呢。”

曦月瞬间变脸热情的笑了笑,心下却是幸灾乐祸,他倒是要看看,孤剑他爸爸是谁。

“其实你早见过,只是你不知道。”

“为何不告诉我?”

“职务期间,何必谈儿女情长。”

孤剑把茶盏放下,抬眼看了看人。

“听到没有,学学你孤剑哥哥,一心一意工作保护平民百姓,哪像你一天到晚吊儿郎当没个正经样。”

妈,孤剑他是吸血鬼。……

曦月抬手抓了抓头发。

“那可问令尊是……?”

“当真想知?”

“当然。”

孤剑眨了眨眼,自顾自得把茶斟满,然后轻轻呡了一口。














“无剑。”

曦月:????孤剑你再说一遍??吸血鬼有爸爸妈妈??你一个亲王你说你不是一代吸血鬼谁信啊??

曦月妈妈:啊真是好孩子,虽然自己的父亲是公会高层但仍然坚持行动而不是坐享其成,真是好榜样!曦月你学学人家!







今天有点放飞自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