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一位精神病人的心理历程。[18]

OOC有私设多。
有兴趣就来看。

——जी उठने.[梵语,剧情需要暂不告知其意,有兴趣可以自己查查。]


孤剑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面色毫无波动,仿佛面前的曦月只是空气,而他只是望着远方。

“神经病。”

张了张嘴,孤剑吐出了三个字,然后把人手臂拿开自己进了后座,曦月紧随其后,调笑着把目光黏在孤剑后背上。

“本来就是——”

两人一进车,无剑就查觉到了不对劲。

本来这地就冷,孤剑一进来,无剑就感觉整个车厢温度直降十几度,裹紧了风衣想扭头看看两人,还是按耐住了。

无剑悄悄的直了直身望向前面的后视镜,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孤剑脸色黑的让无剑觉得他下一秒就能拔剑把地球劈了,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罪魁祸首是谁,最重要的是曦月还一脸无人事的模样小声哼着歌往孤剑那凑。

“小君哥哥。”

君子剑目不斜视的看着路况,十分熟练的盲开了暖气。

活回来了。无剑在心里深深的感慨了一句。

渐渐的,曦月在自己的后脑勺挨了孤剑重重一掌后,终于消停了下来,整辆车都是出奇的诡静。

无剑和曦月安安分分的刷手机,孤剑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君子则是认真开车。

……。

终于有人受不了,打破了宁静。

“前辈的研究在中国有进展吗?”

车转了个弯,无剑抬了抬头,她已经隐隐约约的看见远处的建筑了。

“有一点。”

孤剑的指节十分有节奏的敲在车扇内部的把手上,眸色冷淡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先把那个项目暂停,有新的。”

无剑抬起头往后面瞅了瞅孤剑,随即又安安稳稳的坐了回去,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好的前辈,待会我去通知他们。”

“嗯。”

曦月倒是罕见的持续安静着,君子知道孤剑没有听歌的习惯,所以没有打开电台。

“对了,君子。”

孤剑突然出声。

“通知圣火,叫他过来。”

“好的前……”

“圣火?”

曦月猛地抬头看向孤剑,望着人半天却说不出什么来。

“?”

孤剑眯了眯眼看着他。

“没什么……感觉耳熟。”

“我一个故友,你不认识。”

“噢。”

曦月愣了愣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简简单单的应了一声然后低头继续看手机。


“找圣火?前辈有什么事吗……”
















孤剑冷哼了一声。

“जी उठने’。”









评论(3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