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BOOLD NIGHT[8]

OOC有私设多。
有兴趣就来看。

考验敏感词的时候到了。

夜深。

“曦月,你和你孤剑哥一起睡吧。”

未等孤剑应答下来,曦月就先应了。

“好的妈,正好孤剑和我有点事要谈。”

“……”

孤剑仍是寡言少语的起身,曦月忙朝自家妈妈笑了笑带着人进房间。

一进屋,曦月就把门关上,然后去隔壁的小房间洗浴换衣。

孤剑看着房间内部,房间里并没有开灯,但他看的还是很清楚,这里的主人明显是很久没回来住过了,不过看得出曦月的妈妈把它打理的很好,绣着花的白色床单和被褥一层不染,窗边的小花瓶里有几束干薰衣草。

孤剑把剑搁到桌上,转身开了灯。

盯着床上的花一言不发。

——————

“孤剑,你不吃?你不吃我可吃了。”

曦月笑嘻嘻的撩起孤剑的宽大袖袍,把果子往上面擦了擦再放下。

“……”

“别这样看我,黑的耐脏。”

“……”

孤剑倒也是泰然自若的任他去了。
“难得拉你出趟谷,你这身行头还挺好看,待会去见见我认得几位姐姐妹妹,她们肯定喜欢你。”

“你认了什么?”

“姐姐妹妹啊,你头一次涉世倒是不懂,我回头给你说说……哎你走什么?”

孤剑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他当曦月出谷是好好修行,没想到是四处沾花惹草!

也罢,也罢,他早该料到了,以曦月的性子,叫他好好干些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正好出谷不远,待会找匹快马,子时便可到谷口。

这么想着,孤剑行步越发快起来,却不巧和一个宽阔胸膛撞了个满怀。

“嗳……这位公子,你臂上的花歪了。”

孤剑一抬头——那人金眸正映着光,仿若盛着满天星光不存阴霾,额间系着白色护额把杂乱刘海给束住,嘴角勾起白袍不染一丝尘埃,显然一副翩翩如玉公子样。

可惜孤剑知道他心里可是坏透了。

曦月装作不认识孤剑的样子把人臂上系着的情花正过,一面还满脸好奇。

“公子这花可真好看,哪来的?”

“……”

“看公子面生俊朗,莫不是哪家姑娘倾心公子,寻了这……”

“滚。”
孤剑咬牙切齿的从牙缝挤出这个字来,大有一番曦月再说一句话就拔剑相向的意味。

“哎哎哎,你这人怎么就这么开不起玩笑——”

“没人告诉你,情花不能乱动吗?被割伤了怎么办?”

“这不有你嘛。”



……

“孤剑,孤剑?醒醒,你们吸血鬼要洗澡吗?我洗完了。”

孤剑被人推醒,一睁眼,眼前的人和之前的人并无二致。

“……你先睡,我去洗。”

“衣服我放里面了,洗完直接穿。”

揉了揉太阳穴,孤剑朝人点点头离去了,独留曦月一个人站在那瞠目结舌。

吸血鬼站着都能睡着?等等,吸血鬼能睡觉?

他是不是应该重新审视一下之前家中藏书里写的是否正确?

不出片刻,曦月正躺在床上玩手机就看见孤剑从浴室出来。

颇为自然的从床的另一侧进来和他一起睡。

曦月也没觉得什么不妥,毕竟以前在国外斩杀吸血鬼的途中为了节省经费都是睡一个房间,无剑那厮太吝啬了。

熄了灯,两人便窝在同一床上。

不得不说,这床……有些过于小了。

临近秋天而不知何时屋外下起了雨,曦月很快便是身上出了汗,干脆把被子一掀,霎时凉快的许多。

不过很快被子就又回来了。

“盖上,小心着凉。”

孤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曦月正欲发作,突然心下一动,不假思索的转身把人抱住。

吸血鬼的身子一僵。

空气潮热,正值青年的热血少年死死搂着他这具冰冷的躯体,这本是无事的,但他现在对着曦月的脖颈,大动脉正有力的跳动着。

…………。

忍住。忍住。

“孤剑,孤剑你有心跳吗?”

“……”
曦月见孤剑沉默了半响也不应答,便自己拿手去摸。

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对方皮肤的冰凉,而本应跳动的地方,却静的不能再静了。

孤剑本想是应答的,可惜大脑当机,他想说些什么也说不出。

“你……离我远点。”

“凭什么?”

曦月闻言更是把人搂紧了,孤剑的嘴便是离着动脉近在咫尺。

孤剑无声的咽了口口水,试图把人推开,一面冷冷的出言警告对方,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渴血。











“你别玩火。”




评论(1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