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一位精神病人的心理历程。[19]

OOC有私设多。
有兴趣就来看。

——manage.处理[剧情开始起飞]

“到了。”

君子将车缓缓停下,下车替无剑开了门,曦月则是自己开门出去。

孤剑却没有出来的意思。

“孤剑,你不出来吗?”

“……你先和无剑去别墅,那里有人会接待你们,我有事。”
“你不是说好一直待在我身边的?”

此言一出,孤剑和曦月都是一愣。

孤剑的第一反应是芯片出差错了?不可能的,他是和一干精英专家完成的,灵蛇甚至用他的“活体库”经历过数次实验,不可能有错。

曦月则是脑袋突然一懵,孤剑明明没说过这句话。

“等我把事情做好,就一直待在你身边。”

半响,孤剑望着人眼幽幽开口。

“……一言为定?”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曦月点了点头,把车门一关,碰巧看见了走过来的君子,无剑在不远处坐在行李箱上一脸悠然,看来他和她说过了。

“前辈把事情处理完后就会回来了。”

粉发少年带着一贯的温和语气对曦月说道,曦月则是朝他礼貌的笑了笑表示应答下来,突然心里咯噔一声。

“处理”,“做完”。

曦月在精神病院的几年里看过无数书,不说过目不忘,但最起码是忘的不彻底。

其中看的最多了,就是心理书,那些医生们最不缺的就是这种书。

“处理”,硬性语言。“做好”,半软性。

以孤剑的性格,绝对是几乎不会说软性语,而偏偏那位君子,性格瞅准了是温润如玉,曦月从他的动作细节和周身气场察觉出的。

就像有些人,明明冷酷不已却要装的热情,几乎所有人都看不出破绽,可还是有个人能看穿他。
该说出处理的孤剑,却说做好;该说出做好的君子,却说处理。

这说明,这件事情所说的处理,对于孤剑,必定意义非凡,又让他开不了口。

可是这件事,对君子却是没什么重要意义。

他知道自己在孤剑心里的地位。

所以他凭什么不让自己跟着他?是不是因为他在瞒着自己什么?

不必多想,这件事绝对和他有关系!

无端的情绪又从心中滋生开来,占据整个心怀。

这一系列的心理活动也不过是几息之间,君子还未走远。

“君子,孤剑要走几天?”

“曦月先生,此事……”

车门打开,君子闭上了嘴,孤剑从车内出来,径直走向曦月。

曦月紧张的屏住呼吸。

孤剑慢慢的走了过来——神色依旧如往日般冷淡,贝尔法斯特一向有些多风,把他的长发吹起露出白银耳饰,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然后与曦月擦肩而过,发尾撩过鼻尖带来许些痒痒的感觉,还有香味。

曦月脑袋一片空白,只是机械的转头看着孤剑。

孤剑似乎在和无剑说了些什么,拍了拍她的头,把剑拿出放到腰间套住,无剑似乎是想把风衣还给他,被他拒绝了。

“走吧。”

孤剑对君子点了点头,拉开车门,全程一眼都没看曦月。

无剑则是慢腾腾的凑到曦月旁边。

“走吧,孤医生有事忙呢……小心!”

一辆疾驰的摩托车冲了过来,曦月赶紧把无剑抱起来跳到一边。

“你们这群平民走路不看路?谈恋爱在大马路上谈?!”

曦月:……??
无剑:……。??

突然曦月松手,无剑猝不及防的直接掉地上。

无剑:……

曦月眯了眯眼,扭头看向孤剑的车,还未走远。

如果现在他不立即追过去,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事与他何干。

当机立断的捞起无剑怀里的黑匣子背到背上一个漂亮的手刀劈晕人家无辜路人。

然后一脚踹下人,跨上座位,一骑绝尘。

这一切都发生电光火石间,无剑满脸的迷茫。

半响她才反应过来。

我操!!!老子肯定要被灵蛇拿去做活体实验!!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妈的这人谁啊!

把人翻了个身露出脸,无剑翻了个白眼。

妈的死金轮。

估计他也是得到圣火的通知骑着摩托去赶场的。

反观她,就是个看人的。
妈的但是现在人给她看不见了啊啊啊啊!

所以说……现在该怎么办啊啊啊啊啊手机没带她还得拖着个大男人和一干行李……去别墅。

突然一个清亮女声响起。

“无剑?我弟呢?和孤前辈走了?”

淑女姐姐!!

……她爱死淑女姐姐了。

“姐!!曦月追着孤剑跑了,我拦不住!!”

淑女一听惊了惊,但又很快稳下心神来忙问道。

“曦月,哪个?”

无剑深吸一口气,她知道孤剑现在车上肯定加了磁场絮乱系统,根本联系不上,毕竟由于技术问题只能无差别屏蔽,为了防止有人靠车上的电子设备定位追踪。

















“中国的那个有病查不出的!姐你别管我快去追!”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