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一位精神病人的心理历程[20]

OOC有私设多。
有兴趣就来看。

——dance for you.为你而舞。[剧情飞出地球银河宇宙]

黑色轿车在离别墅稍微远些后,君子便猛的一踩油门,速度飙升着飞驰在公路上,很快就驶进郊区。

“前辈,我觉得圣火先生和灵蛇先生……”

“总该试试。”

孤剑面无表情的把头倚在窗壁上,精致的脸庞似乎有些失了些血色,他刚刚被曦月的那句话有些惊到了。

“把我不在这里的情况复述一下。”

带着薄茧的指腹摩挲着剑柄,上面古朴的花纹蹭的指腹有些发痒的带着几分舒适,君子偏头看了孤剑一眼,把暖气关掉开了窗,冰冷空气立刻将车厢内的温暖粗暴的挤了出去,让孤剑清醒几分。

“曦月刀仍然没有认主的现象,一号五号六号八号在前辈走之前就已经处理掉了,二号目前在圣火那里,三号在灵蛇那,前辈已经看过了,并没有曦月前辈生前的资质,七号就是前辈去中国看望的那一位,四号现在维也纳,由沐月羲和看着,九号是目前在别墅观察的最契合的一位。”

“……嗯。”

孤剑揉了揉太阳穴,沐月羲和是对家的人,近年不知怎么就亲近了起来,不过孤剑也不管外交的事,三号灵蛇应该会妥善处理,这么下来还有四位候选。

曦月刀总会替他选一个的。

……等等?别墅?

“哪个别墅?”

“姐姐在的那个别墅。”

这么一说,君子也察觉到了不对。

孤剑脸刷的黑了下来,刚想说些什么,君子就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开口。

“九号这几天出去了,他经常这样,以往前辈你不在的时候,他不也有时出去,在前辈你回来的后几日再回来。”

也是,孤剑这么想着松了口气。

“不过他今天下午回来。”

“……”

“待会下车通知淑女和无剑,找个理由把两人支开。”

“好。”

孤剑总觉得有哪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算了,无非就是全部失败,反正他也没觉得能成功。

毕竟——毕竟只是靠头发丝和血提取DNA,身体是半点没动过,现在还好端端的存在冰窟里,当时灵蛇提出取样的意见时,孤剑身上迸发的寒气差点把实验室给毁了,灵蛇气的要不是玉箫打圆场怕是得大动干戈一场。

————————————————

曦月保持着车在他眼里就是个小黑点的距离,这也难怪孤剑和君子没注意到他。

他大概跟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才看见那辆车停下,在人开门之前就迅速掉头伏身贴在车身上缓慢的开着,背上的黑匣子帮了自己的忙,以至于孤剑扫视周围的时候只看见了一个渐行渐远的黑点而不是带着白色的黑点,没有引起过分猜疑。

圣火选的地方也是够偏僻,孤剑和君子下车还徒步走了半个小时才到。

“孤剑。”

“孤先生。”

孤剑嗯了一声看向圣火以及他身后的青丝,青丝和君子一样唤了声前辈,孤剑应了下来,然后听到后面一句有些诧异,偏头看了看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两人,赫然是梦妖家的两位无名小卒,除了两个人就没了。

果然是小卒,存在感都那么低。

孤剑眼神刹那间便不悦了起来,圣火带了一个三号,梦妖那带了一个四号,这两岂不是存心找麻烦,孤剑朝梦妖家的两位点了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二号出问题了。”圣火朝孤剑摊了摊手,略有遗憾的朝孤剑低声说道。

言下之意就是被处理了。

“……。”

手不自觉的压在剑柄上,圣火看了一眼便知他心情不好,只好由他出面说话了。

“把人带出来吧。”

梦妖家的男子点了点头,不知怎么,孤剑觉得他有点紧张。

『芯片?』

朝圣火使了个眼色无声做了个口型,后者轻轻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心提起来几分,有些忐忑的望着从车上出来的另一个‘曦月’。

“孤剑,你事办完了?”
刚一下车曦月就迫不及待的凑到孤剑身边。

“嗯。”

孤剑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虽然这个曦月的问题匪夷所思,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是芯片的问题。

白发男子仍是一副熟悉的笑颜,可以说这算是比较成功的一位,但无端的,孤剑感觉到了邪气。

下一秒,孤剑瞬间拔剑出鞘,刀剑相交发出刺耳的声音。

果然有问题!

“活捉!”

孤剑一面和这个曦月交手,一面冷声对圣火他们说道,圣火突然无比庆幸今天带了青丝。

真真真真真是太明智了。

君子突然神色慌张的朝他那一望,“前辈!我姐说曦月抢了金轮的车跟着我们一路跑了!”

不得不说信号屏蔽器确实效果强力,明明都已经出了范围,这个时候君子才接收到信息。

“哪个曦月!”
孤剑差点脚下一个踉跄,堪堪扛住那个曦月的一刀,后退两步。

“七号!九号还不知道在哪!我姐马上就来了!”

孤剑脑袋里突然空白一片。

如果让他知道这事……

孤剑突然没敢往下想了。

‘曦月’抓住了孤剑发愣了的那一瞬,刀势凌厉而满布杀气,直取孤剑项上。

而孤剑虽然反应过来了,但明显慢了一拍半。

圣火见状赶紧飞出令牌企图拦住刀刃,同时卸了小卒的下巴,刚刚把人制住的青丝立即飞身和与淑女交涉完事情惊慌抽剑的君子和一道跑去救孤剑。

而‘曦月’明显有备,在他们无暇顾及孤剑的时候,故意拉开孤剑和他们的距离,把战况拉的很远。

来不及了!!

四号冷笑着朝人脖颈横砍,孤剑的剑再快也要迟一点才能拦住。

圣火满脑子都是一回去就灭了梦妖家,青丝和君子满脑子都是怎么才能再快一点。

刀近了。

——————————————

曦月也是满脑子的浆糊。

他藏在隐蔽处,一直悄悄的看着他们,为了不被发现,他一个人都没有望,而是盯着那辆车靠着余光来察觉动向。

本该他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商谈会,只是选址偏僻,可当他看见从车里出来的那个人时。

那一瞬间,他浑身的血都凝固了。

和他一模一样,音容笑貌,完全一致,包括他的那把刀。

恐惧和猜疑从他的心里浮现——很快就转变了其他的情绪,他知道孤剑不需要他的软弱情绪,也不需要他有哪里不懂的地方。

他本身就是一把刀。

对,本身就是一把刀,只有孤剑。

只有孤剑!才能成为他的鞘!

嘴角露出一个狂妄至极的笑容,犬牙露出,乍一眼看上去颇有几分邻家少年的样子,实则凶残无比。

所有的情绪,包括之前的压抑着的,都莫名其妙的转为他对他的复制品的愤怒和嫉妒,在那个所谓‘曦月’对孤剑出手的时候他就捏紧了刀柄欲势待发。

孤剑杀了他他就走,没杀了他。

他就替他杀了他。

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了‘七号’,‘九号’之类的词眼,但他已经无暇顾及多想,他看见孤剑愣了一下,然后那个‘曦月’持刀朝孤剑砍去。

肾上激素飙升,曦月浑身发抖的抽刀,但他敢说没人再比他快了。

孤剑觉得今天怕是要死在这,索性半阖了眼迎接刀刃,却发现刀锋迟迟未至,反倒有温热液体撒到他的脸上。

有些疑虑的睁眼,他没去看那个所谓曦月,而是转头看向圣火他们。

满场谧静,诡异到可怕。

孤剑不敢去看杀了‘曦月’的人是谁,他把剑插回鞘用右手捂住眼。

意料之中的,一只都快抖成筛子的手慢腾腾的把他的手拿下,同时一路风驰雷掣才赶到的淑女把摩托停下卸下头盔,一看这情况也呆愣住了。

曦月在杀了那个和自己一样的人之后,变得特别的冷静,他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他把沾了血的刀在身上擦了擦,然后交与孤剑手上。

“杀了我。”

慢慢的把周身戾气散去,气息逐渐恢复平稳,曦月一脸无人事的样子对孤剑说,仿佛刚刚把一个人的头直接砍断的人不是他。

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从脑中浮现。

『dance for you.』


评论(1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