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一位精神病人的心理历程[21]

OOC有私设多。
有兴趣就来看。

——love.爱

那是一个夜晚。

“走!”

孤剑不同于以往的冷静自持,身上也不像平日那般干干净净,浑身血污,臂上的情花也不知道到哪去了。

“撑住,我马上来接你们!”

神雕喊了声,把昏迷的倚天接走,这是最后一个了。

身为武器化身,一般无灵智的冷武器和热武器对孤剑圣火他们是无用的,但是还是有东西能伤的了他们。

魍魉,数之不尽的魍魉。

孤剑和自己背靠背互相抵着,他也是满身血污,白衣染上尘土灰尘,狼狈不堪,可身旁的魍魉好像根本不知死亡为何物,前仆后继的一波接着一波,其中还混着梦妖。

“哈哈。”

不同于孤剑的激动,他看起来似乎很平静,嘴角似乎还带着些笑意,他想调侃几句,可他现在已经没力气说话了。

神雕已经带着重伤的无剑和屠龙倚天他们安全撤离,归一他们正在火速赶来的路上,现在只有神雕在下面,他们俩的阴阳攻法再厉害,也不可能全部干掉源源不断的魍魉,孤剑和自己身上的血都是自己的,那些魍魉死后只剩一缕黑烟。

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这神雕不在的这段时间内,要么他们俩必定都被魍魉耗死。

撑不住了。

而且神雕他翅膀再大再能飞,也只能接一个人,为了照顾无剑屠龙倚天,他也不能上来,更何况魍魉这么多,上来也是送死。

血与汗交融着,沁到伤口里刺疼得紧,方才为了让屠龙被神雕接住,不小心被几个梦妖迷了心智困在了这,孤剑为了救他也留了下来。护额已经不知道去了哪,刘海散乱,唯有今早缠着孤剑亲自在给自己系的情花还好端端的呆在臂上。

“你走,这里有我。”

孤剑冷冷出声,没有扭头看他。他愣了愣,侧头看向一旁不远处的窗户,计上心来,随即笑了起来,“孤剑,我有一个计划,保证能活着出去。”

未等对方反应过来,他深吸一口气,刀划出了一个圆弧,将周围的魍魉梦妖尽数斩尽缓和一下,迅速转身提着孤剑的衣服后领就是用力一扯,右脚发力踩到一个魍魉的头上,借着惯性竟是直愣愣的把孤剑甩了出去。

“曦月你!!!”

“别怪我扔你,这也是没办法——”

他笑呵呵的看着孤剑掉下去,筋疲力尽的清干净了又一小批魍魉,左手从腰间掏出个小药瓶来,这是以前从灵蛇那顺到的毒药,本以为还能在危急时刻给对方下个阴招什么的,没想到是要给自己用。

真是讽刺极了,他曦月,堂堂唐刀刀型化身,竟马上要被一群怪物杀死。

不如自尽。

反正这群怪物只要是看见活物就要杀,见着死物是管都不管。

透明液体流入口中,他想着灵蛇的药也不是那么难喝,随即脑部剧痛,眼一黑失去意识。

他突然意识到,死,其实也是件很简单的事,至少比起爱要简单的多。

猛然惊醒。

“你醒了?”

曦月一睁眼就猛地起身,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看书的孤剑,孤剑掀了掀眼皮看了他一眼。

他现在脑袋里还是晕乎乎的,但他似乎知道了真正的曦月,生前对孤剑的感情。

“曦月,去倒杯水给他喝。”

“嗯?行。”

啊?

曦月愣愣的,突然发现自己身旁还有一个人。

“……。”

饶是有心理准备还是被吓了一跳。

‘曦月’朝他笑了笑,那模样和平日自己毫无区别,可莫名的曦月感到几分舒服,心底竟也对他并不存敌意。

待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出去带上门,孤剑才合上书,目光定定的看向他。

“那是九号,刚才我把你带回来说你是他的兄长。”

“你不杀我?”
“我为什么要杀你?你救了我的命。”

两次了,无论是谁。

“你是曦月,他也是曦月,你们俩都是。”

诡异的沉默,直到九号端着瓶水进屋才打破。

“孤剑,你回来之后还没吃饭,圣火也在客厅等你。”

九号把水递到曦月手上,一面对着孤剑说。

“我马上去。”

“你先去吃饭。”

两人融洽的相处模式让曦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能默默的喝着水。

“嗯。”

似乎是察觉到了曦月的尴尬,孤剑看了眼人,“走吧,一起去吃。”

曦月点了点头,把水放到床头柜上,顺手扯了护额系到额上,却被孤剑抢先一步帮他系上了。

孤剑的手是不太温柔的,指腹上布了薄茧,却是意外的轻柔,蹭的曦月痒痒的,像是只奶猫用未长利的爪在心口挠来挠去,有种莫名的触动。

“你该吃点肉,整天吃素,你怕不是要结舍利子?怕是死后身体火焚了,要被当成得道高僧了,哈哈。”

孤剑看了看九号,低头给曦月扎上一个结,拍了拍头算是系好了,曦月如善从流的下床跟着孤剑准备去吃饭。

“茹素忌酒,方可静心修道。”

九号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曦月抢了先。

“修剑如修道,你也算是个奇人了。”

“……哼。”

曦月不在意的笑了笑,瞥了一眼旁边和自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九号,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又揪了揪他的脸。

“你这是想干什么?”

九号也不恼,任由他戏弄自己了去,只是也伸手揪揪他的脸。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十几年没见的弟弟长成什么样了,倒是和我一个样——”

两人一闹便是吵个不停,这屋子里住的人都是绝情一脉的,平日除却九号和淑女动静不大的闹一闹也就没什么了,可身后那两人的吵闹声实在是大。走在前面的孤剑隔应的皱了皱眉,可心里却是感到有几分慰藉。

看来相处的不错。

曦月。

……我亦当会照顾好他们。

复制出的也是凡胎肉体,比不上孤剑他们这些的正统器灵,过了几十年,还是要老死的。

仅此一次,等他们归尘,我再不允许此等之事发生。

曦月和九号在那闹着,心照不宣的各有各的心思。



毕竟,谁都不可能真正的是他心中的他,谁都不可能。



评论(2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