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ICE OR FIRE『片段』

大概是ICE AND FIRE里龙族的官配CP互相交换“结婚戒指”的片段。

啊我的儿子们真好……

火焰凭空而出,包裹住安德烈,洛德冷笑。

“恶心。”

白龙在火焰彻底将他与外界隔绝的瞬间掀了掀眼皮,面带微笑的看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忘了……你的火是为师给你的。”

闻言洛德怒气更甚,“你当老子想要你的火种?我自己就能去找更好的!”

“别这样,永生之焰已经是最顶级的火种了。”

“难道像米尔罗德那个怪物那样……去和炎熔之地阿摩蠕根或者其他都炎熔之地凝出的灵智融合?算我求你,别想了。”

火焰骤然炸开,冰晶四散,安德烈自里面破了出来,龙翼张开显然是有了几分怒气看向洛德。

“更何况,米尔罗德根本就不是自愿的。”

“那你叫老子拿什么跟魔界抗?你说我拿什么给我父母报仇?你真的要我去杀了老头子?你说啊,龙族会愿意为了我一个卑贱的黑龙去和魔界开战?”

洛德怒极反笑。

“是是是,我高贵的白龙师父,您是龙族至高无上的长老,永远不会知道……”
“我知道。”

安德烈打断的他的话。

“你知道个屁!你除了把我养大和教了我空间体术之外……也对……这是老头子给你的事情,你只是公办公事而已……”

“我不是白龙,我很久之前就告诉你,真正的种族分辨是靠灵魂,而不是外表……你们这些新一辈早就忘了,不,早几百辈前就忘了。”

安德烈不再去理会对方的怒气。

“你幼年的时候曾想和我互相印上灵魂烙印,我拒绝了,知道为什么吗。”

洛德嗤笑一声。

“黑龙的灵魂太过肮脏,配不上您,您的下属柯贝是这么说的,然后我把他撕了。”

“是,他确实是这样说的,但事实并非如此……你现在还愿意和我签订灵魂烙印吗?”

“能让高贵的白龙染上污浊,自然乐意至极。”
“你和你的父亲一点都不像……你的父亲,是真正的白龙,即便他确实是黑龙,但灵魂依旧高贵。”

洛德摇了摇头,撕开衣服在心口划上一道,黑色的血液溢了出来。

历代龙族的血都是金色的,而安德烈的血是深金带着许些银色。

两个各撕扯一点边缘的灵魂下来融进血液里,安德烈面色自若,洛德脸色白了白。

“交换吧。”

安德烈的脸带着许些说不清的诡谲。

灵魂烙印其实算是一种刑法,远古时主人为了更好的管教奴隶,就把自己的灵魂碎末打进他们的灵魂中印上烙印,同时附加诅咒等负面术法。

烙印并非是双向法术,一个人可以印很多个,只要他承受的住多人灵魂的侵蚀。

而到了现代,两人互相打上灵魂烙印又变成了情人间生死不离的象征,或是在极其重大的交易下来印下带有诅咒的烙印,若有人违背规则,那么诅咒就会生效,他就会丧命。

“哼,就凭你那种纯白无暇的灵魂……呃啊!”
“我说了,我不是白龙。”

安德烈缓缓的把血珠按到自己的伤口里去,黑色的血液很快将伤口覆盖住,灵魂从中溢出流进安德烈的灵魂里,黑龙的诅咒和邪恶让安德烈仅仅是皱了皱眉,便安定下来。

反观洛德。

“你……”

汗水流下,洛德在倒下的瞬间安德烈扶住了他。
灵魂绞疼,他现在只想撕了安德烈那个人面禽兽,灵魂看起来明明是圣洁无比的金白色,可是为什么负面物质比他的还要多???

“和你说了无数遍,永远不要靠外表去看人。”

“傻小子,你要是有赫斯洛基一半聪明……不对,你打架挺聪明的啊。”

安德烈纠结了半响还是把嘴凑过去吻住人,同时冰寒之气四溢,稳住对方心神,直到烙印结束。

洛德浑身黑气的一脚踹开安德烈,瞬间空间转移离去。

安德烈倒是很无所谓的任由他把自己踹到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

烙印一旦打上便无法消除,安德烈丝毫不担心自己找不到洛德。

“哼。”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