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丹心如故[圣白]

不知道是什么的私设。
……嗯,在不OOC的前提下。
好了,放正片。

明教。

“教主,有弟子急求见您!是今早和白护法一队一同去沙漠深处的历练弟子!”

“嗯?放他进来。”

“是!”

说罢一个浑身伤痕身着明教校服的外门弟子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不顾守卫阻拦直接冲向圣火那。

“圣火大人!白,白虹护法被魍魉抓走了!”

“什么?”

圣火长腿一翻从今儿大早刚从中原运回来给白虹当礼物的软榻上下来,眼眸一眯感觉事况不对,伸手扶住那位弟子。

“别慌,先去擦点药,然后带路。来人,备马!”

白虹剑现在感觉很不好。

他感觉……今天可能……

又要断了。

上次被断的经历依然历历在目,倚天携江湖正派围剿明教,自己与其交锋被斩断。

当自己和屠龙断掉的时候,他选择救屠龙。

自然,自己是行事偏邪的人,那些正派眼里容不下半点沙子,稍有些不妥便是一番添油加醋,他给不了明教好名声。

————————————————

“护法,等等我,等我几天,等我……”

圣火把他从床上半抱起,低头有些焦急的对他说,“屠龙他……”

“去吧,我还能撑……你快去。”

你应该帮能帮助到明教的人,你没做错。

本体被拦腰斩断的感觉着实是不好受……自己也应该是活不成了。

但愿他能把天鹰教一同护好。

半阖了眼把人应付出去,屋内药香浓郁,不过自己已经闻不到了。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重重的咳了几声,白虹滚下床去拿他的断剑。

兵剑已折,命数已尽;何必劳烦他费尽心思救一快死的人;屠龙乃天下名刀,救他亦能得个好名声。

剑锋血迹依旧,斑驳的陈旧血迹附在上面。

他没有擦。怕是再伤了自己吗?

“明尊在上,佑我教主……”

低声喃念,远方不知传来谁家姑娘的歌声,也是在向明尊祈祷吗?

“日月同辉,明尊在上,我奉已身,祈尊圣荣……”

何必苟延残喘……!

白虹之气已散了个干净,于明教无半分用处,何必继续等死!

“佑我明尊!”

嘭!
“白虹!”

一记令牌打去他手上的残剑,身上一阵巨疼袭来,身体瘫在地上眼前视线混淆看不清人。

“白虹!醒醒!来人!去铸剑!”

……

……

等再醒来,自己的头发已是半白。

“噌!”

不耐的将面前的藤蔓砍断,紧接着本土魍魉朱焰鬼便夹着火焰来袭,白虹一个滚身躲过,刀刃一偏叮叮叮几声拦下几颗血棱锥。

长剑一挥便是一道血刃而去。

“血莲宫竟然也会和魍魉厮混?”

剑气凌厉,脚下一划扬起一片沙尘迷了对面的眼,白虹从怀里掏出几颗药塞到嘴里咽下。

“哼……各取所需罢了。”

赤血莲往后跳几步,面纱遮住了容貌看不清表情。

“那你就为了你的教主大人再赴一次黄泉吧。”

口中泛苦,白虹张嘴用沙哑的喉咙大笑了几声。

“谁生谁死还不知道!”

——————————————————

“还有多久?”

“马上,白虹大人今早说出去巡逻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就遇上了……”

圣火皱了皱眉,用力甩甩缰绳加快速度。

明尊在上,愿佑平安……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弟子侧头看了看把头低下闭眼祈祷的圣火,眼睛里流露出几分羡慕和敬畏,教主和护法乃圣物和宝剑所化之灵,佑明教已有无数年载,今日也一定是可以逢凶化吉!

“护法和教主的关系真的很好……那个教主,我也常常看见护法对着明尊祈祷保佑您!”

“嗯?”

“是我有一次在晚上练武,就看见护法大人在月下向明尊祈祷,而且我有时去殿里也能看见护法大人!有次不小心被发现以后护法大人也没有骂我……虽然有时是很凶但是护法大人真的是个好人!以前听说护法大人断过一次是您救了……”

“好了,闭嘴。”

听到后面,圣火的笑颜有些发冷,开口叫那名弟子闭上嘴。

忽而听到兵械相交的声响,弟子刚想下马就被圣火按住肩膀。“看马!”

圣火有些激动的翻身直接从马背上踩了一脚运起轻功飞身进入战局。

“白虹!”

噔噔噔噔噔十二枚圣令皆数发出,火焰散开逼散朱焰鬼和藤蔓,圣火稳稳的落到白虹身旁扶住他,“没事吧?”

“没事,教主你不必出手,待我……”

“你先疗伤,我来把这些魍魉干掉。”

圣火从怀里取出药丸给人服下,然后看了看周遭的一群魍魉挑了挑眉。

“逃,死,你们……想选哪一个?嗯?”

……

“走。”

赤血莲皱了皱眉转身逃逸。

鸟兽群散。

“白虹,你怎么早上出去不和我说一声?”

“教主不也常常自己溜出去?”

白虹有气无力笑了几声。

“好吧好吧,我的错,我的错——”

————————————

夜。

圣火站在白虹身后,后者还不知道自己的教主已经到了。

“明尊在上,佑君永安……”

圣火笑了笑,开口吟诵道:“明尊在上,圣火焚躯——圣焰摄魂,白虹贯日,明教在上,永护明教,至死不渝,丹心如故,双壁为武,永护明教——”

熟悉的声音这时在耳边炸开,白虹猛地一回头看见圣火的异眸在夜中熠熠生辉,他感觉他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了。

“白虹你看,这月色和百年前一样,美得让人迷醉,不是吗?”

……

“是的,教主。”

“白虹,给我一个祝福的幸运之吻怎么样?”

“……???”

白虹现在内心宛若被圣火炙烤,我的天啊明尊教主要我亲他等等这是什么要求虽然我喜欢教主但是教主怎么会喜欢我啊教主喜欢的不是屠龙吗而且我现在看起来这么怪教主喜欢谁也不会喜欢我啊他一直对漂亮姑娘感兴趣啊教主被人掉包了吧还是被换皮了肯定又是魍魉搞鬼了不行我得救教主!

“白虹?白虹?白虹?!”

“教,教主我在!教主有何吩咐!”

“……你刚刚有没有好好听我对明尊的祈祷?”

白虹低下头,摇了摇。

“属下未听清。”

“我说——至死不渝,丹心如故,双壁为武,永佑明教,你懂了吗?”

“……”

“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明尊在上,在此为证!”

白虹摇了摇头,脑袋里又浮现出断剑那件事。

“教主不是喜欢屠龙吗?何必折煞我。”

“不是,那件事我……屠龙是我兄弟我……”

圣火挠了挠头把人抱住,平日口若灿花迷惑了不知多少人的圣火令,这时却有些语无伦次了。

“我以后只给你碰我额头上的圣火印记,你……我很后悔但是……”

“我知道了。”

白虹把人的肩膀拍了拍,叫他放开自己,后退几步抬头看人。

圣火有些紧张他接下来的回答。

“丹心如故。”

“……丹心如故!”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