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一位精神病人的心理历程[22]

OOC有私设多。
有兴趣就来看。

九号是晕晕乎乎的从地板上醒来的。

“唔啊……”地板上铺了层软绵绵的毛毯,还有地暖,睡着倒也不是不舒服,小伙子挠了挠头从地上爬起来洗漱好,步入客厅。

孤剑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在那看书,七号和淑女在旁边坐在毯子上,两人一面嚼着零食一面打游戏。

“孤剑,哥他欺负我——”

小曦月委屈巴巴的跑到孤剑旁边坐着开始告状,大曦月则是一副没人事的模样和淑女笑嘻嘻的打诨。

“……”

“下午带你出去。”

孤剑目不斜视的继续看着书。

“那我呢?”

“你守家。”

九号朝七号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后者不屑的哼了一声。

有了昨晚还在意这种小事那就是傻子,唯一不满意的就是今天看孤剑脖子上根本就没自己留的印迹。

内力化瘀血。孤剑面无表情的对着他说的。

那可是真够是让人失望的,曦月这么想着,撇了撇嘴把口里的巧克力咽下,“噢——”

事实上他真的会这么乖吗?

不可能的。

下午淑女君子孤剑九号出去逛街了,至于守家,曦月是没打算安安分分呆着家里。

九曲,专业安保。

白色卫衣配牛仔裤,曦月直接从窗口跳下骑了辆摩托车就顺着手机导航出去了。

正好给在给情花浇水的九曲看见他跑路,当下摸出手机给孤剑打了个电话。

“前辈,七号出去了,可以开追踪器了。”
“嗯。”

——————————
另一边,游乐园。

说实话,孤剑有时候确实不能理解曦月的品味,无论是哪一个,感觉都有些幼稚,像个长不大的小孩。

淑女和君子逛步行街去了,反正每次君子都是负责提着大包小包,孤剑也不热衷于买衣服饰品,相反他更愿意去逛书店。

来自大海的冷风凛冽的吹过,孤剑慢慢的被带着升入高处,然后在瞬间滑落,黑发撩起都快糊住旁边曦月的脸了。

孤剑面无表情。

轻功也是很重要的修行,他也确实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过山车大摆锤这种玩意。

“孤剑——”

九号把孤剑的头发从脸上扒拉开张口大声喊到,声音被气流撕裂,虽然只有一点点声音,孤剑还是听见了。

“?”

孤剑慢条斯理的,不,应该是十分冷静的在狂风中把头发整理了一下,偏头看向人。

“你以前坐过很多次吗——”

……几次而已。

和曦月坐的过山车,他也很喜欢坐这个。

不过就算是坐过,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孤剑摇了摇头,不知道是表示没有还是不知道。


等下了过山车,曦月又迫不及待的带着孤剑去鬼屋。

……

平时杀的魍魉和梦妖还不够吗?还要去鬼屋看?

孤剑真的是无法理解曦月的思维——他们虽同为一源,性格却大径不同,曦月总是干些在孤剑眼里毫无意义的事情,而曦月又认为孤剑死板透顶,毫无乐趣。

看起来恐怖的鬼脸和忽明忽暗的灯光效果乍一看确实有点吓人,但是在孤剑眼里根本就是小儿科,曦月也是装的像模像样的被吓来吓去,紧紧攥着孤剑的手。

孤剑也任由他去了,偶尔抬了抬左手替曦月撩起一旁的布制蜘蛛网或是什么别的,以防被勾住。

鬼屋是室内,两人握着的手很快就冒汗了,可曦月不愿放手,于是就这么紧紧握着,直到出去。

“孤剑,你还是第一次陪我来游乐园噢,吃冰激凌?”

孤剑看了眼曦月,点了点头。

小曦月点了点头,看起来心情颇好的转身去一旁的冰激凌车那买蛋筒。

孤剑看着他去排队,然后摸出手机,屏保刚开,入目眼帘的就是一大排一大排的信息。

“你在哪?”

“孤剑,我出来了,你在哪?”

……

“生气啦?”

……

“你不会在陪他就真的不要我了吧?”

“孤剑,淑女说你在游乐场,还叫我赶紧回去免得惹你生气”

……

“你不会真生气了吧?我回去了啊?”

“你要那个傻小子就不要我了?好伤心啊”

……

“好了我才不管了,我来游乐场啦”

“你在游乐场哪啊?”

……

孤剑往下拉着,几乎每五分钟一条。

以前的曦月也没这么话唠啊。

然后看了看追踪记录,他几乎跑了大半个贝尔法斯特。

手指动了动,孤剑打出这么一句话。

“没生气。鬼屋旁边冰激凌车这里。”

又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没有不要你。”

几乎是秒回。

“马上来!”

孤剑看着屏幕深呼出一口气,昨晚他回卧室后根本没有睡觉,灵蛇也依旧在熬夜做实验,他打了几个电话过去,拨通后问了问人造人的事。

『“孤剑,本尊之前的数据是错误的。”』

灵蛇的声音有些含糊,大概是在吃飞燕给他做的宵夜,孤剑耐心听着。

『“以目前的技术来看,人造人的寿命最长只有十五年,嗯,你选的那个九号,只有十年。”』

『“……知道了。”』

孤剑当时很平静的挂断了电话,他现在还是不敢相信那个时候他心里居然还有一丝轻松感。

是因为只用自我煎熬十几年吗?

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了。

“孤剑,你要吃哪个味的?”

九号拿着一个原味蛋筒和一个覆盆子的蛋筒盯着他,孤剑想了想,伸手把那个白色的拿了过来。

“等等。”

曦月在孤剑咬了第一口后止住人,捏着他的手腕也在那个蛋筒上咬了一口。

在外人看来,这已是一种极为亲密的互动了。

孤剑略微皱了皱眉,不过并未说些什么。

“你要吃我这个吗?”

九号的目光充满热情,这让孤剑总是招呼不过来。

覆盆子的味道是酸而甜的,孤剑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咬了一小口玫红色的冰激凌,突然瞳孔一缩。

视线内跳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白色的人影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在目光对上一瞬后转身就走。

孤剑迅速掏出手机打开屏保。


“我先回去休息,你和他慢慢玩。”








评论(3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