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LIGHT[1]

OOC有,保证HE。

———————————

Before a long time.

The only light in my life, like your golden hair shining in the sun.

In addition, there is no other.

But that's all gone.

Now,I will be faithful to I want.

Because I know , I'm alone.

Forever.

『在很久之前。

我生命中唯一的光,就像你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金发。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不过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现在,我将忠于我之所愿。

因为我知道,我是孑然一身。

永远。』

——————————————

仙宫大厅。

“Thor,你想要什么?”

Odin赞许的看着刚刚平息完山巨人暴动,凯旋归来的大儿子——未来的神域之王雷神Thor,即便现在Thor仍是不愿意接受王位,但他相信他迟早会接受的。

“……”

短暂的沉默之后,Thor抬头望向Odin。

“我尊敬的父王,我希望在晚上的庆功宴上,Loki能被允许出席宴会。”

Odin有些诧异的扬了扬眉,“仅此而已吗,Thor?”

“仅此而已,父王,我别无他想。”

——————————————

“Loki,Loki?”

Frigga轻轻叩着Loki的寝宫大门,希望能得到对方的应予再进来,即便每次Loki都一声不吭,这让她不得不回去用幻象去看望他。

“你哥哥Thor回来了,他想让你出席晚上的庆功宴。”

“你们好久没有见面了,不是吗?去看看吧。”

……

Frigga不得不回去用幻象去看望Loki了。

卧厅里层层叠叠的墨绿色帷幔都被人放了下来,它们被窗台吹进的风微微吹动,懒洋洋的在半空中互相磨蹭着。

Loki把自己藏在里面,面色冷淡的坐在床上看着门外,大门离这不远,可他不愿意动,也不愿意做出回应,直到它不再发出让人心烦的笃笃声才继续拿起魔法书研究,他重新躺到了床上,铁链被牵动着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自从上次Loki被Thor从中庭带到神域关禁闭已有五百年了——Loki的牢房也从地牢转到了他自己的寝宫。

Odin用他的神杖给寝宫下了咒使他没法出去,Loki甚至连窗台都没法去,他的左脚腕被铁铐牢牢的拷住了,那是Odin亲自深入约顿海姆地心取来的恒星之源制成的铁链,虽然没有封印神力的能力,但也坚不可摧。

不过铁铐的锁链很长,Loki当时讽刺的想是不是还得感谢Odin。

五百年,已是漫长寿命中的六分之一,难道他真的要在这里被关上一辈子?

Loki从来就没这个打算,他留在这里无非只是在学魔法。

Loki打了个哈欠,把这本书的最后一个咒语背掉,然后啪的一声合上扔到一边,打个了响指送到Frigga那。

“你看完了?”

“是的,母亲。不过我还没有施展过我学到的任何一个法术。”

Frigga闻言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兴许你过些时候就能出去实践了,我正在和你的父亲……”

“不。”

“他不是我父亲。”

本来看起来还挺平静的Loki突然有些歇斯底里的猛地起身瞪着Frigga,眼睛里布满憎恨和愤怒,“Odin不是我的父亲!你也不是我的母亲!”

随手抓起一颗宝石,Loki的寝宫里什么都不缺——只要是他不过分的要求,Frigga和Odin都会满足他。

苍白而失血色的手上有寒气冒出,神力注入宝石内部,Loki发动法术从不需吟咒,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他把宝石往Frigga的方向狠狠一扔,宝石穿透幻象炸开,冰霜蔓延,森冷寒气迅速充满卧厅,不断凝固一切事物。

“Loki……”

Frigga望着人,目光里充满了无奈和忧伤,以及心疼,她试图靠近着去安抚对方。

“别拿那种眼神看我!!”

Loki的眼睛深处闪过几丝惊慌和自卑,不过他很快恢复了过来,嘴角高高的扬起露出了和以前无异的张狂笑容。“你要不要猜猜——我最近又得到了什么?您瞧,霜巨人得到了火神的神袛——”

炙热的赤焰从Loki身旁冒出,化作一条红色的蛇盘踞在一旁,嘶嘶吐着信子,将旁边的冰融化蒸发,Loki让它变小缠到了自己的手上。

“今晚的宴会我当然会去,母亲。”

“我也非常想念我亲爱的哥哥。”

——————————————

“母亲。”

Frigga收起幻象转身看着Thor,她的亲生儿子。

“您又在看Loki吗……他过的怎么样?”

Frigga摇了摇头没说话。

“那他知道晚上能参加宴会应该会很开心吧?对吧母亲?”

“Thor……Loki的思路和你是不一样的,你这样可能会……”

“可能会怎么样?难道Loki不开心吗?”

Thor挠了挠头,他也不是不想去看Loki,只是他太忙了,作为储君他需要学习很多事,还要平息战乱,这甚至使他感觉到了几分力不从心。

所以每次动了去看Loki的念头时他都在忙,而忙着忙着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

“你的光芒太过耀眼了,Thor,不过今晚你可以在宴会上祝贺Loki得到了火神的神袛。”

Thor点了点头,“我会的。”

“我是不是该给他准备点礼物?您觉得Loki喜欢什么?”

“……他现在可能缺一把趁手的法杖,虽然他用不上。”

“噢Thor,我这可能有世上所有的刃器,但绝对不可能有法杖……我可没有魔法天赋。”

Fandral耸了耸肩,看向Sif,后者也摇了摇头。

“法术对于女性可能更适合,但我不同。”

Hogun晃了晃自己的武器,“建议你也别指望我和Volstagg。”

Volstagg埋头苦吃,Fandral顺手从他的餐盘里拿了块没被粘过口水的烤肉嚼了嚼。“晚上可是有晚宴,你还吃这么多?等等,Thor你要法杖给谁?难不成是Loki?他不是被关住也不见任何人,只有神后才能用幻象去看望他……”

“我请求父王允许Loki出席晚宴,他同意了。”

“啊,那可够疯狂的……Thor你这么看我干什么,我又没说假话,Loki可不就是个疯子吗?”

Sif摇了摇头。

“他不疯,只是他不存善念。”

“难道你忘……”Hogun正欲出言提醒,就被Thor打断了。

Thor把锤子往旁边的柱子上狠狠一砸,“都闭嘴!现在的问题是我该怎么样才能找根法杖!”

“噢——大概你可以去王的兵器库里找找?我记得你已经有了从其中取用部分武器的权利了。”

“好主意。”

Thor点了点头。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