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LIGHT[2]

OOC有,保证HE。
Hodur[霍德尔,北欧黑暗之神]
———————————

阿斯加德的天空很快被Hodur所眷顾,夜幕垂下,繁星闪耀其中。

Loki抬头看着天空,他想他大概是很久没看到过真正的夜色了,窗台的天空总是一成不变,因为那是Odin的魔法屏障,隔绝了外界。

“Loki?”

Frigga看着侍卫半跪下把Loki脚腕上的铁铐拿下,然后替换上封印神力的锁铐——并没有锁链,藏在了裤子里,Loki除了走起来会觉得有点重,也没有什么影响。

Loki面色平静,看起来十分乖顺,这让Frigga感到了几分不对劲。

“走吧,母亲。”

Loki仍然记得住阿斯加德的每个地方,这是作为魔法师的基础。记忆力不超群常人,怎么记得住古书中所有古朴而过于复杂的咒语。

晚宴热闹异常,就连平日不怎么过多言语的Hogun也变得外向了一些,和Heimdall一干较为沉稳冷静的神灵们坐在一块不知在讨论些什么;Fandral在一堆女性里面谈笑风生,惹得一群美人们咯咯直笑,然后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被Sif面色凶狠的扯着领口按到墙上骂;Volstagg还是在埋头苦吃,他的食量已经足够让人惊讶的掉下巴了。

Odin没有出席,他已经太老了,不适合参加这种年轻人的活动。

Thor没有参与任何的交谈,也没有投入这场饕餮盛宴,他作为此次战役的最大功臣坐在大厅的最前端独享一桌,却一口美食也没动,他单单喝酒,不时看向大厅门口面露许些焦灼和紧张之色。

他的身旁有一把权杖,那是他今天下午,花重金让洞底族用他在武器库里找到的Laufey曾经用过的武器,改造成的权杖——当然不是远古冰棺。

“嘿——我们阿斯加德最伟大英俊的王子,你在等什么?难道这些美食还不能满足你吗?”

Fandral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揽住了Thor,他浑身酒气,脸上还带着一点淤青,大概是Sif干的。

“难道你在等谁?一个姑娘?那那个姑娘可是被上天眷顾的最幸运的女孩了,嗝儿……”

Tore打开Fandral的手叫侍从们把他扶到一边,正准备开口呵斥几声时。

大门开了。

Loki面色带着和曾经一样的笑容,温和而不失礼貌的望着突然鸦雀无声的殿堂,淡定从容,这让他看起来像只无害的小鹿。

黑发大概是很久没修剪过了,Loki想起上一次被人伺候着理发的时候,结果那人被他冻成了冰雕。当然是没有伤及性命,谁叫奴仆都能对主子出言不逊?Odin也无可奈何,不过从此就再也没派理发的仆人来了。

黑发长及膝盖,乖顺的披在脑后,Loki身上穿着与以往无异的盔甲,步伐优雅沉稳,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眼光的从中间径直走到Thor那里,旁人也下意识的给他让出了一条道。

“好久不见,我的哥哥,我不在的日子你过的怎么样?”

并不期待对方的回答,Loki低低的笑了几声,扫视了一圈桌上的食物,神族其实根本不需要进食,美食只是为了满足欲望,Loki深谙这一点。

Thor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结果又被Loki打断了。

他看见Frigga在大门门口微笑着看了他一眼,然后幻象消散。

“我未来的王,这些食物不合您的口味吗?”

“不,Loki,我只是在等你。”

Tore突然感觉有些手足无措,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弟弟了,上次见面的时候,他的目光还是阴冷而狠辣的——如今已是大不一样。

“我不需要进食,如果您想要我参宴,我可以在一旁看着。”

火神很明显不愿意给雷神台阶下。

“嘿Loki,你怎么可以对Tore这样?要不是Tore向王求情,你现在能站在这参与我们的晚宴?”

Sif明显是醉了,大声反驳着。

周遭巡逻的侍卫很快出现围绕着Loki严阵以待,他的出现让晚宴的热闹气氛彻底被打破。

Heimdall面色冷静的望着Loki,他没有在Loki身上感觉到任何敌意,他也是为数不多还清醒的人,毕竟晚宴结束后他还是得去守卫彩虹桥。

Loki不在意的耸了耸肩。

“你看哥哥,大家都不欢迎我,虽然我接受了你的邀请,这很抱歉,其实你不用邀请我的,我也不该答应。”

说完转身就走。

“不Loki,这并不是你的错,留下来。”

Tore很久没有请求过别人了,可是光今天他就求了两次,一次是在下午请求洞底族赶工权杖,再是这一次请求Loki留下来。

虽然语气软了很多,但是Loki明显的不悦了起来。

“你这是在命令我吗?”

“不是,我以雷神的名义担保,绝对不是命令,这是请求,Loki。”

Tore深吸了一口气挥了挥手目光凶狠的叫侍卫滚开。

“你们继续,我和Loki叙叙旧。”

众人愣了愣,虽然他们不喜欢Loki,但碍于Tore的面子还是继续享用晚宴,大殿很快又热闹了起来。

“弟弟,这是我给你的礼物,母亲告诉我你获得了火神的力量。”

“噢……谢谢。”

Loki接过权杖,突然有些哭笑不得。

“哥哥,这上面的宝石是冰魔法需要的。”

Tore对魔法并不熟悉,他只是知道Loki是冰巨人,所以找了Laufey的武器重新锻造后送给他。

“我很抱歉,Loki,这个你能用吗?”

Loki点了点头,“当然。”

“如果不介意的话,现在用一个?”

Thor敢说这是他五百年来,自简过世后最温和的语气了,可是他看见Loki面色明显一变。

他瞅了瞅Loki,没看见任何封印神力的枷锁。

“不,哥哥,我现在……”

突然旁边的一位神明插了句嘴,他试图热情的搭讪一下这兄弟俩,“放一个漂亮的魔法嘛Loki,你以前可是阿斯加德数一数二的魔法师啊!”

“难得参加一次晚宴,放一个怎么样?”

“好不容易你哥哥见到你了,放一个庆祝一下!”

“……”

……

Loki眼里闪过一丝慌张和阴鹜,在暗处观看晚宴的Frigga感觉到了几分不妙。

“好,哥哥你看着。”

冲破封印神力的枷锁的代价是巨大的——Loki感觉自己的身体简直要被四分五裂开来,狂暴的寒气迅速席卷整个大殿,Heimdall突然回忆起当初被远古冰棺冰冻的时候。

不过几瞬,本是暖洋洋的大殿变成了冰殿。

Loki面色狰狞,握着权杖的手骨节发白,而权杖银色的杖柄表面很快布满了裂缝,包括那颗闪闪发光的蓝色宝石。

权杖变成了齑粉。

Frigga迅速跑了出来扶住摇摇欲坠的Loki,有点责备的看了一眼呆愣的Thor,然后施法将Loki送到了寝宫解下枷锁。

虽然Loki从不允许她本尊进来,但事态紧急没有办法。

Frigga立即拿过侍卫手上的钥匙把他左脚上的枷锁卸了下来,Loki痛苦的闷哼了一声,身体放松下来陷到软软的床上。

“噢Loki,看看你哥干的好事……”

Frigga一直都很心疼他的这个小儿子——尽管不是亲生的。

Loki的身体有些发蓝,但他竭力抑制着冰巨人的血脉力量,蓝色的纹路攀上脸颊面色痛苦而隐忍。

“没事的,没事的,放松,Loki……”

“母亲……权杖呢?”

Loki明显是脑袋有些混沌不清了,他闭着眼喃喃道。

“被你捏碎了,你要是想再要一个武器,我让Tore带你去武器库里挑,但是现在你要稳住心神,Laufey的血脉力量非常强大,你不能被它侵蚀,否则你就永远都变不成我们认识的Loki了,听得到吗Loki?”

“嗯……”

Loki在半个小时后终于压下了血脉的暴动,然后陷入深睡。

彼时Thor还在一脸焦虑的吩咐下人把大殿清扫干净。

“这个别动!”

喝住打算把那一团白粉扫走的仆人,Thor走过去蹲下来,小心翼翼的把粉末聚到一块,用一个小瓶子装了起来。

“Thor。”

Frigga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身后,脸上充满了责备,“难道你不知道你的父亲有多防备你的弟弟抢你的皇位?你居然还让被封印神力的他放魔法……”

“抱歉,母亲,我并不知情……”

王储的脸有些红。

他也不知道Loki现在的处境——几乎所有的神都对他的弟弟没有好脸色。

“Loki睡下了,等过几天你带他去Odin的武器库挑选一个他喜欢的武器吧。”

Frigga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