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哨兵与向导的爱情故事[1]

贾尼,锤基,盾冬,贱虫,幻红,寡鹰。
OOC有,哨向设定。

————————————
神盾局会议厅。

“所以你把我叫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个无聊的组织?”

托尼敲了敲桌子,“弗瑞,我的时间安排非常紧,你最好别占用我的……”

“如果你说的是你今天晚上八点的夜间party话,我想我们还是有时间谈谈的。”

坐在长桌最前面的独眼黑人面色冷静,丝毫不畏惧这位顶级向导。

“噢,好吧,可是现在整个房间就我们两个人?其他的哨兵向导在哪?”

“他们马上到。”

“——是吗?”

托尼拉长了语调把脚蹬到了桌上,椅子高高的翘了起来。“贾维斯,看看有没有人来。”

“好的,sir。”

“你把神盾局当什么了?”“如果你们能把防卫系统弄得再高级一点的话,我不介意安分下来。”

“……”

空气突然凝固。

“sir,有人来了。”

贾维斯话音刚落,议厅的落地窗就碎了,警报器嘟嘟嘟的响了起来。

“嘿铁人向导,你看见哥的小蜘蛛没有?他不是说今天下午在你那做化学实验继续研究强化蛛丝吗?怎么没看见他?难不成你把哥的小蜘蛛……”

“彼得回家放书包了,死侍先生,下次麻烦你走门。”

“噢哥的小蜘蛛真是个乖宝宝,他真的是太可爱了。”

托尼的精神体出来了——一只西伯利亚猫。

“你最好离他远点,deadpool,我才是他的监护人。”

“嘿,嘿,你是不是嫉妒哥是个哨兵而你和小蜘蛛一样都是向导?向导和向导可没法精神结合啊斯塔克先生——”

shit,他果然真是个名不虚传的话唠。

棕色的长毛猫跳到桌上,十分高傲的看着死侍身旁的一团拍着翅膀吵吵嚷嚷的黑鸦。

“好了两位,劳烦把精神体收起来,不然你们打起来可就有人遭殃了。”

“所以说,为什么他们还没到,最起码总有人挺准时的吧?”

“因为我提前了半个小时通知的你们两个。”

“……”

“好啊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不过哥拿钱办事也就不计较了,说吧找哥什么事?”

警报器嘟嘟响着实在恼人,一只黑鸦直接窜出去把警报器啄了个稀巴烂。

“会议厅安全,不必警戒。”

弗瑞冷静的吩咐了局内人员。

死侍拉了张椅子坐下,特地隔了托尼一个位置留给小蜘蛛,翘着二郎腿有一搭没一搭的哼着不着调的小曲。

弗瑞低头看表,还有五分钟。

笃笃。

“请进。”

是黑寡妇和鹰眼。

“出什么事了?”

娜塔莎叩了叩桌面。

“待会宣布,你们两个先坐下。”

没有过多交谈,娜塔莎点了点头坐在了死侍对面,鹰眼则是坐在了接下来会和小蜘蛛面对面的位置。

“嘿美人儿,你有男朋友吗?”

“……”

娜塔莎冷冷的瞥了一眼死侍,低头继续利用手表上的投影处理公务。

自讨了个没趣,死侍拿个根鸟毛在空中晃来晃去。

“小蜘蛛来的时候肯定会给我带墨西哥鸡肉卷的,铁人你信不信?我跟你打赌。”

“噢。”

我们的铁人爸爸一面按着手机聊天装作很忙的样子一面冷淡的应了一声。

还有三分钟。

旺达到了。

很明显,在场的她一个都不认识,只好坐在了弗瑞的右边第一个座位上。

五个人,托尼一边打字和贾维斯聊天一边打量着会议桌。

[贾维斯,你觉得有几个是哨兵?]

[我不知道,sir。]

[好吧,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我觉得弗瑞局长是个好人,sir。]

托尼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突然门开了。

“你能不能以后别这么没礼貌?”

几双目光同时锁定了身着奇装异服的两人,在场的几人都是顶级哨兵或是向导,可对方没有丝毫怯场之意。

“你可管不着我,索尔。”

黑发男人开口回应他身后身体壮硕的金发男人,注意到目光后回应过去,双手放松的交叠于身前,微微点头露出一个不失礼貌和高傲的笑容。

然后径直走到桌旁坐下,旁边的索尔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额头跟着他一起坐下。

[你觉得那个绿衣服的像不像只驯鹿?]

[是的,sir。]

[我觉得那位玩羽毛的男士也很奇怪,sir。]

[当然了贾维斯。]

弗瑞又看了看表,还有三十秒到点。

笃笃。

“请进。”

这次来的有四个——一个金发帅哥,一个铁臂人,一个红皮肤的怪人,一个黑人。

“我没迟到吧,局长?”

史蒂夫走到了旺达对面拉出椅子坐下,那位铁臂人则是一言不发的坐在了托尼旁边,黑人直接趁近坐到了黑寡妇旁边。

可都是怪人。

一直很安静的巴顿在心里这么想。

“没有,非常准时。”

幻视在进来的第一眼就看见了旺达。

幻视的精神体——噢,他没有灵兽,不过这并不能代表他不是个好向导,他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力被旺达牢牢的吸引住了。

“你旁边有人吗?”

旺达也直直的看着他,她的精神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冒了出来。

“没有,你可以坐下。”

一只淡红色的小黄貂鱼围着幻视转来转去。

“这是你的灵兽?”

旺达明显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灵兽这个形容词已经很古早了——现在它们一般被称之为精神体。

“我是问,这是你的精神体吗?抱歉,我没有这种像动物的精神体……它很可爱。”

幻视摸了摸那只小小的黄貂鱼,它显然很开心的转来转去。

弗瑞心里顿时更加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无比正确而明智的,看来神盾局马上就又要迎来一对强力的S级搭档了。

“咳咳。”

弗瑞咳了几声,看着人差不多到齐了。

还有班纳和彼得。

博士还是头发乱糟糟的赶到现场的——他刚刚才完成一个实验。

“抱歉,我来晚……”

嘭——————

班纳被一个从刚刚被死侍打破的玻璃洞里荡进来的红色身影撞到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先生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很抱歉先生!”

彼得十分心虚的迅速把班纳扶了起来,后者摇了摇头清醒过来后表示自己没事。

“没事,小伙子。”

“抱歉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然后纽约的好邻居蜘蛛侠转头看见了一堆人,瞬间看见了斯塔克先生和死侍,藏在头罩下本来就红的脸更红了。

“彼得,你和班纳博士迟到了两分钟,现在赶紧坐下。”

“好的弗瑞局长!”

小蜘蛛悄悄的把墨西哥卷饼塞给死侍,死侍给了铁人爸爸一个得意的眼神。

后者表示无所谓。

“人都到齐了,我也不绕弯。”

弗瑞看着他们,作为一个普通人,他丝毫没有被在座各位的气势压倒。

“在场的诸位都是哨兵和向导中的精英,你们可能看不上局里的任何一位特关,但在这里,我敢保证在接下来的日子,你们会获得一位好搭档,而至于是搭档的,你们的实力在这段日子里得到巨大的提升。”

“你们都是这世界或者异界的强者,我也没觉得你们能在短时间内好好相处,不过在三个月内,你们为了自己考虑,都必须在一块活动出任务。”

洛基刚准备动嘴巴皮子就被他哥捂住,死侍的嘴现在正在吃小蜘蛛带来的爱心卷饼,他这会可没时间说话。

“斯塔克先生在这段时间会提供他的复仇者大厦供你们居住。”

弗瑞看了眼钢铁侠,后者耸了耸肩。

“好了,现在各位来介绍一下自己吧。”






黄貂鱼很可爱很可爱的!!但是极俱攻击性。

大家可以猜猜各位的哨兵向导分类和精神体是什么噢。[。]

看tag就知道谁是单身了。……

评论(24)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