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LIGHT[4]

OOC有,保证HE。

—————————————

Thor五天没有回来了。

让Frigga惊讶的是,当时Loki在没有铁链的情况下醒来居然没有逃跑。

黑发绿瞳的男人安静而乖顺的看着铁铐咔哒一声重新回到脚腕上,在一旁看着的她放出神力检测一下看看这个Loki是否是真的。

“母亲,你是在怀疑我吗?”

Loki看着Frigga,看上去有点可怜兮兮。

“不Loki,你要知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好吧。”洛基收起那副表情,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看起来并不想再搭理对方。“以后别让我看见你本体进来。”

“还是说您觉得我的宫殿是仓鼠笼子,谁想进就能进?”

“噢…好。”

Frigga有点歉意的答应下来。

“Odin同意把屏障撤掉了,Loki。”

她感觉小儿子现在不愿意和她说话,不过她还是得把这件事告诉他。

如她所愿,Loki半躺在床上对她露出一个微笑。

“谢谢,母亲。”

“不用谢,毕竟……我该有这个义务。”

Frigga消失后,邪神的笑容瞬间阴沉下来。

“一个儿子是王储,一个儿子是阶下囚。”

“Frigga,我可不需要阿斯加德人的可怜。”

彼时,埃利伐加尔。

“嘿,Fandral,干的不错!”

Thor一锤子把一个石人抡碎,转头看着走位灵活的剑客,“离我远点!!”

“Oh Thor……咱们快溜!”

阿斯加德的士兵迅速和Thor拉开距离,敌人见此见Thor孤身一人便打算抓紧时机干掉他。

天地变色,粗壮闪电从天打下,空气里包含着无数蕴含爆裂性的电浆,在地面上漫流着——当触及阿斯加德人时却善意的绕过去。

嘣嘣啪嗒咔嘣——

无数银色的龙与蛇攀上敌人的身体炸裂开来,将对方撕成血块或是直接化作黑色的齑粉。

最后Sif一剑把一只落单的奇怪生物切成两半。

“好了,这下总算是清干净了。”

“Heimdall!”

几根光柱降下,然后把所有人全部运走。

“你说你今天晚上不去喝酒了?”

Volstagg抖了抖他的大胡子,仿佛有些失望,“嘿Thor,你要知道如果没有你我们这一仗得打的有多艰难……去吧!”

“不行,我得带我弟弟去选武器。”

“他现在不需要武器,Thor。”

“明天早上把自己养好精神再去见你弟弟,我相信他会更高兴。”

Sif拍了拍Thor的肩,“走吧。”

“噢,也许你说得对。”

Thor想了想,如果现在自己是满身污浊的去见Loki,恐怕是在大门口就得被轰出来。

————————————————

Loki站在窗台,看着淡金色的屏障慢慢降下,露出阿斯加德本来的夜幕。

口中念了几个晦涩难懂的符咒,他站在栏杆旁闭上眼,灵魂潜入随晚风而去的飞鸟里面。

“你们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是有多危险,那只黑色的狼人就快咬到我的鼻子了——嘿,整个鼻子!然后我英勇的抽出剑与它搏斗,你们要知道我的剑术精湛无比,所以最后我还是成功的砍下了它的头!”

Fandral十分骄傲的吹嘘他在这次战役中的表现。

Thor则在另一桌与几位阿斯加德里颇有名气的法师交谈。

“说实话,Thor,你要是带他去Odin的武器库,那可要看好远古冰棺,Loki可是霜巨人。”

“但他获得的是火神的神袛不是吗?”

“那也是霜巨人。”

不远处的Volstagg喊他去割烤野猪,Thor只好朝人点头道了谢然后离去。

拿着刀把刚烤好的野猪分成几大块,Thor端起一旁的酒杯喝了一大口。

“吃吧伙计们。”

众人起哄,在吃野猪的时候最起码把Thor灌了三轮。

“你们可要好好珍惜与他喝酒的机会,以后他登上王位可就没法和我们一块在酒馆里喝酒了,哈哈哈……”

“……话不是这么说的,老兄,你这仿佛是在嘲笑我。”

Sif耸了耸肩。

“开玩笑的,Thor。”

“要是你上位,你会把Loki怎么办?放出来?”

Thor把酒一饮而尽,此时他已经有点醉醺醺的了。

“父亲不会同意,我亲爱的朋友——就让他在那呆着吧,我可没办法。”

续续唠唠的,这个晚上Thor过的非常愉快,可他不知道在房梁上有只乌鸫一直在盯着他。

噢,他就不应该相信他的蠢哥哥……昨天就该走的。

略有遗憾,乌鸫从窗口飞走,回到Loki的宫殿顶端窗台的石栏上。

男人睁开了眼,苍白的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

真是可悲的Loki Laufeyson,他这么想着,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无力的笑容,回到殿中来到木柜那里。

居然把希望寄托于Odin的儿子上,这是个重大的错误,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

戒指还是在那里,Loki把它取下来在手里静静摩挲,它太小了,现在的Loki就算是小拇指也戴不上。

刚开始触感冰凉,不过很快就稍微暖和了一些。

墨绿色的火焰燃起,化作一条蛇,将它衔在嘴里,Loki的脸被火光映得诡谲阴冷。

愤怒和悲哀充斥在他的心里,蝼蚁都是会骗人的生物,神也不可幸免。

真正的骗子只说真话,我的哥哥,我可从未骗过你。

火焰将戒指烧的通红,Loki又用冰将它冻住,咔咔几声,戒指变成了几块,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Loki将它收纳进空间里,随着铁链的响动回到床上。

睡吧,大概明天就可以走了。

阿斯加德从不是自己应该呆的地方。




















评论(1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