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宴丹青[上]

联盟全员向。CP不定。
大概就是古风饭局唠嗑斗嘴搞事。OOC有,但是作者自己觉得不是很欧欧西。

江湖之盟,蓝雨阁,兴欣会,轮回楼,微草堂,霸图司,百花谷等各大小家族门派雄踞一方,为世人所知。

蓝雨之现主,名喻文州,为修研玄道之术士,副主黄少天,世称“妖刀”,剑道主修唯快不破 ,匿于暗中窥伺出击,有‘一击必杀’之高评,后又有卢瀚文此等新秀。

郑轩,火药师,可千里之外取人性命,实乃佩服,武师宋晓,其势如虎气吞山河,李远曾远航东瀛习得阴阳之术,有召请式神之异术。

徐景熙,医师,妙手回春,亦杀人无形。

蓝雨系三代同堂,曾祖师爷魏琛,人称声“魏爷”,祖师爷方士境,尊称“方士玄者”,皆为喻文州前,蓝雨之主。

蓝雨中人,皆为天纵英才。

上有蓝雨阁,下有蓝溪阁,不愧当为前武林之主其一,既共为江湖之人,亦当有各展英姿之时,而此届武林斗武,得主乃兴欣,叶某遂请诸能人异士上寒舍品茶谈武,不知文州阁下可否赏脸,三日后携蓝雨精锐前来一坐。

                                                                 叶修

“这这这这写的什么东西?阁主你真的要去?这叶不羞分明就是要羞辱我们蓝雨,一开始夸咱们又说咱们这届输给他们兴欣,暗地里就是说他们比我们还厉害!一面夸人一面损人,还给我们带高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叶修,心真脏。”

此人说话声音清亮,带着少年特有的活力,可惜就是一直喋喋不休,着实叫人为难。

“少天你先静静。”

喻文州把信搁到桌上,任由宋晓他们拿过去看,手搭在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

徐景熙见状递了杯茶,黄少天走的时候顺道他接了放桌上,和李远他们吵嚷去了,听声也无非是说那叶修肚子里都有多少坏水。

“赴宴么,倒是很期待。”

任他们吵归吵,闹归闹,喻文州还是一副温润模样,运筹帷幄间,掌控全局。

用叶修的话来说,脑袋够好使,心够脏,如果结印的手再快些就更好了。

当时他说这话,在场的蓝雨诸位就坐不住了,一个个忍着三分怒气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气什么,你们在他的詈语上还没栽够跟头吗。”

喻文州倒是神色如常的坐在太师椅上端起茶来,掀开瓷盖抿了口茶,天目青顶,景熙的泡茶手艺越发好了。

“阁主,去不去?”

李远从几人中抽出身来,偏头朝人问道。

“你不想去吗?”

道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论武魁首,得宴请各有名有姓的门派家族,端得是气场风度,众人本以为以叶修的性格应该是不会开宴,没想到这还没几日请帖就发到手了。

“估计叶修还请了其他的去,十几个大族,想想都感觉应付不来,压力山大啊。”

郑轩撇了撇嘴,他常常嘴上说着压力山大,但其实每次做事都非常认真。

“那叶修怕是要破费了,个个都是金贵人物,不好生招待,怕是要得罪人。”

黄少天闻言就把口里的果干一咽嚷嚷起来了。

“叶修得罪的人还不少吗?我们阁主算一个,曾祖师爷算一个,微草堂堂主王杰希算一个,还有嘉兴的孙翔和那一干人……噗,他肯定还请了嘉兴,你们当时看到嘉兴在兴欣夺魁时那脸没,真真是笑死我了,你们说那嘉兴怎么就那么……唔唔唔……”

黄少天正说到兴头上,大家虽不怎么感冒但也一边做事一边听他说话,突然声音一停,也都也心知肚明怎么回事。

过了小半柱香时间,喻文州才解了禁。

“少天,阁内不可喧哗。”

“本来就是,我又没说假话。”

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梁叔,我们下午就走,劳烦准备了。”

梁易春点了点头。

“走小卢,我带你练剑去,我跟你讲啊,虽然我没练过重剑,但剑道呢,万变不离其宗,虽分轻重快慢,本质上还是差不多的……”

黄少天拉着卢瀚文看着喻文州撇了撇嘴,出门带着小卢去演武场练剑,过了几息,那声音终于从耳中消停下来的,众人也歇了口气。

说是得罪,不如说是调侃吧,谁不知道他们几私交好的不得了,要是换个人来说喻文州手残,王杰希大小眼扫地工,周泽偕小白脸,怕是早被挫骨扬灰了。

啧啧,想当初叶修在嘉兴的时候,那可真是风光无限,如今孙翔继位,那枪术确实不错,甚至更甚几分,可惜还是敌不过那把千机伞。

兴盛必衰啊。

“阁主,你叫不叫祖师爷啊?”
突然卢瀚文扒着门探出头来望着喻文州。

“祖师爷归隐了,叫甚。”

喻文州起身遣了他们去换套新裳打理行当,自己则也出门关上议室回榻换衣了。

此信看似像示威,更不如说是真请他们来叙旧。

———————————————————

兴欣会。

“微草堂,到——”

“这么快。” 叶修把烟斗的斗钵壁往隔壁案板上的一黑石小缸轻轻一磕,倒出烟灰来,嘴角噙着笑从主位上起身准备去迎迎老朋友。

跨出门槛,清风徐过吹起白袍,乍眼一看那衣上赤云舒卷,若再看上几眼,便能看出那其实是火纹,边缘印着鎏金黑边,左胸处绣着两小柄赤色弯刀,和一小团火焰,看上去就像一个象形的“兴”字,赫然是兴欣校服。

“好久不见,就来了四个?”

微草堂只来了四位,却个个都是堂中精锐。

为首的是王杰希,微草堂堂主,道称“魔术师”,行道法之术,可御杖飞行,身法诡敏叫人难以捉摸,那杖听说乃用灵竹所制,通身银纹,末尾枝条横成,穿插为一古怪形状,却并不影响美观,曾被叶修戏称为扫把。

位于他右边的是许斌,副堂主,入微草后远洋西域,修骑士道,得第一骑士之称,所修武功以沉稳见长,最擅长消磨敌人意志。

站在王杰希左边的,是高英杰,同王杰希修道法之术,虽年岁稍小,也颇有天资,有几分魔术师的影子。

落在半步后的剑客就是刘小别,剑走快道,只惜意志不强。

“嗯,怕你破费。”

王杰希似乎是已经习惯了对方的生活方式,朝人点头致意,叶修朝众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众人如善从流的步入中堂。

“这哪儿的话,反正联盟奖金不少,又不是怕吃不起不是?”

叶修笑了笑,眼角眯起活像只狐狸。

“你们微草这么有钱,怎么还不发套新校服?”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校服真丑。

放眼了看,也就叶修敢说这话,微草堂哪个武林中人不是挤破了头想进去?能当个外门弟子都感觉倍有面子。

其实也不是丑,也就是特别绿。

绿的清透,绿的别具一格,整套校服几乎都是绿色,墨绿衣边,草绿堂纹,青绿打底,除了纹章那有一圈黑边,就没什么其他颜色了。

王杰希看了看叶修,然后进堂入座。

“你出钱我们就换。”

“这不行,我们兴欣特穷。”

先来后到,一行人就座于左侧第一列,王杰希和许赋坐于第一排,高英杰和刘小别坐在第二排。

叶修重新给烟斗塞了点烟草,小心翼翼的点了火站在门口抽。

“霸图司,到——”

哟,老朋友,会会先。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