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一位精神病人的心理历程[24]


OOC有私设多,有兴趣就来看。

——曦月。

本尊出现啦!!!!啦!!!!




七号漫无目的的在路上走着,他今天没有带刀。

既然自己是赝品,那刀也应该是赝品吧?那就没什么要带的必要了。

海风潮湿冰冷,贝尔法斯特近海,今天天气预报说有雨,他没带伞。

当第一滴冰凉滴到他的鼻尖时,曦月抬头看了看天。

黑了。

该回去了,孤剑也应该在等着自己。

……九号不是在陪着他吗?没关系的。他就算死了也没关系。

小巷漆黑,一点光都没有,曦月坐在地上任由雨水打在自己身上,冷风冰冷刺骨,可他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

宛若是陷入泥沼而孤身一人的旅者,逐渐被肮脏的泥浆淹没,陷入地底,永无重见光明之日。

他没有别的记忆,从他出现在那个精神病院,他脑袋里面就只有和孤剑的记忆。

那些也都是假的吗?那他到底是谁?

他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只是漫无目的的四处闲逛。曦月想了想,把兜里的手机拿出来,捂着怀里打开看了一眼。

没有消息。

没有。

“嗤。”

咔擦一声把手机掰成两半,无所谓的笑笑。

他现在能去哪?

不知道。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么想着,曦月踢开面前的手机残渣站了起来准备走人。

“哇啊!!!!!”

突然听见一声惨叫,曦月摸了摸眼,看见小巷口那里有一位少女被几个大汉拉住然后拖了进来。

少女显然会功夫,但她体力还是跟不太上,最后还是被捆住扔到了地上。

曦月把自己隐蔽在黑暗里,有些诧异的盯着那个人。

无剑?

她不是和孤剑……不,她根本不在别墅。

可她也没回去吗?

难不成是给自己下的套?别逗了,他才不会上当。

无剑也很委屈,她这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会遇上这种事!

“别过来!!!”

她想回精神病院当护士!!!!

事况不大对?

曦月夜视能力极好,他看着被剥衣服的无剑,眯了眯眼。

啊,既然不是下套那就无所谓了,看在精神病院里陪他那么久的面子上帮一把。

“无剑。”

“啊?”

曦月随手捡起一个铁杆,把一个男人的头一砸。“是我!”

“曦曦曦曦曦曦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啊!!”

“你猜啊。”

对付这几个男人简直如砍瓜切菜,曦月踹了一脚一个男人的腹部,后者被重重的砸到了墙上去。

“你怎么在这?”曦月把外套脱下给无剑盖上。

“我怕我回去孤剑又要把我送回去……就一直住在旅店里,然后今天……emmmm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啦。”

无剑扭了扭身子,“帮我解开。”

“不行,这样你比较好扛。”

……

还是那么恶劣啊。无剑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所以你现在去哪?”

曦月弹了弹无剑的脑壳。

“……你现在肯定也要去孤剑那里对吧,肯定是回去啊。”

无剑垂头丧气的低着头。

“如果不去孤剑那,你想去哪?”

“去哪都好啦……可以去找玄铁玉箫他们,我一点都不想去灵蛇的公司……啊,走吧曦月。”

“……”

灵蛇?很耳熟的名字。

“带我去一个不知道曦月死了的地方吧,无剑。”

无剑蹬了蹬脚。

“你知道了?”

“是啊,至少知道我是个假的。”

把少女的额头又弹一下,“总得给我一个能活下来的地方?”

“嘛……先去旅店吧。”

——————————————

无剑在双人间的床上打了个滚。“去玉箫那吧,反正他也不知道你……咳,挂了。”

“我记得他有个徒弟吧?”

曦月皱了皱眉,他脑袋里有这个信息,但是他根本脑袋里没有任何画面。

只是信息么。

“毒龙被赶走啦……现在只有分水在那。”

无剑撕开方便面的包装,“你吃吗?”

“你以为人造人不用吃东西吗?在精神病院里你是来监视我的吧。”

曦月找了盒火鸡面撕开包装泡。

“不算是,我只是没任务经验,然后神雕好像十分进入爸爸这个角色,于是我就被指派着来做这个没啥危险的工作了。”

“……你们不是精神病院?”

“应该是的,清光大叔都在那,他在那里那这个地方就是没得问题的。”

房间里飘散着泡面的香味,两人沉默着,曦月望着窗户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个,曦月啊……你以后想干嘛?”


“不知道,你觉得呢?”


“……没有什么想做的事?”


“……没有。”

曦月突然觉着活着好累啊。

无剑抿了抿嘴,有点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人呢?”

曦月瞥了她一眼。

金色的眼眸里没什么感情波动,唇形还是像真正的曦月那样,即便是面无表情也像是带着笑意。

空气突然凝固。

泡面的香气仍在做着分子运动。

“吃面吧。”

曦月起身从床上起来把面给无剑。“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事。”

哇……其实真要说的话你也只有三岁啊曦月!

无剑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玉箫,你那缺不缺女儿……啊呸,我们过几天要去你那噢还有曦月也要去!分水你想不想我呀?不听不听不听,记得开个口把我们放进去噢。”

这个面有点辣。

曦月把红色的包装盒扔到垃圾桶里,他刚刚一回来就洗过澡了,所以干脆就躺到床上。

斜瞥了一眼打电话的无剑,她似乎和什么人聊的很开心。

[是分水峨嵋刺吧。]

谁?


下意识的从床上跳起摆出防御形态。

[安静一点,我可没有恶意。]

“你是谁?”

[我是曦月。]

……本尊吗?

[孤剑因为你们几个根本听不到我说话,我也就只能找你们。]

…哦,然后你想干什么?让我们自相残杀?

[不要把话说成这样,我没有办法陪孤剑,但是你想和那个人造人一起陪孤剑?]

不想。

[过几天我把那个三号引出来,你把他解决掉。]

为什么选我不选他?

那个曦月似乎沉默了一会。

[因为你比起他,更像我。]

那我还要去玉箫那吗?

[当然,你需要不在场证明,无剑那个小丫头不会捅破纸的,你一个人就可以把孤剑保护的很好,不需要那个复制品来坏你的事不是吗?我也很放心。]

我知道了。

[好了,明天你先去找把刀,时间地点我会通……知。]

灵魂的声音好像变得有点有气无力,然后就消失了。


曦月把架式收了起来。

“怎么了,曦月?”

“没什么。”

曦月扬起了笑容,“睡吧,过几天不是要去玉箫那吗。”















评论(2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