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一位精神病人的心理历程[25]

OOC有私设多。
有兴趣就来看。

两日后。


“两个人还没找到?”

九曲点了点头。

“不见了。曦月到现在都没回来,无剑也不在别墅。”

君子愣了愣神,条件反射的去看淑女。

“继续去查贝尔法斯特的录像监控,还有最近的旅店住宿情况,孤剑你知道七号会去哪吗?”

“……”

孤剑摇了摇头。

他突然发现他对七号的了解太少了,不是从身体素质来看,而是从别的方面。

九号很单纯,如果他要离家出走,孤剑知道他不是在酒吧就是在咖啡厅或者是奶茶店,与漂亮的女孩们交谈甚欢。

等等……九号呢?

“曦月?”

皱了皱眉去房间敲了敲门。没声,还锁上了。

孤剑狠狠的把脚一踹在门面上,周身剑气纵横,直直的把门切开,这是七号九号没见过的招式。

夜雨灌来的风穿过刚好能容纳一人的窗缝——这是一个雨夜,一旁的刀架也变得光秃秃的,冰冷的雨水随着风淅淅沥沥的打下来,别墅周围外的白炽灯照的房间有点昏暗的亮,就像那种在恐怖片里一样的,映着孤剑的脸,后者几乎看不清脸色如何——孤剑走到窗边,乌云蔽日,看不见月亮,像是黑鸦的翅,这是霍德尔出现的夜晚。

无月之夜。

这也是属于凶剑的夜晚。

与此同时,圣火打通了灵蛇的电话。

“两个人都跑了。”

“知道了,飞燕会去回收。”

灵蛇挂下电话,从一具腐烂的蛇侍躯体中取出一颗还尚未发酵的鲜红心脏,切断静动脉后放入溶液中保存。

还是做不出具有自己神智的傀儡,瞥了眼静待在一旁的飞燕,灵蛇把尸体扔到蛇窟里,扯下手套丢到一旁。

“去把活着的回收。”

“是,尊上。”

飞燕垂首应下,嘱咐几句自家尊上自己不在记得保重身体,转身离开实验室。

那两人脑袋里有追踪芯片,这一点灵蛇谁也没告诉。

飞燕从保险箱内拿出追踪器——这两人还都在贝尔法斯特,但是他并不算把他们的地点告诉孤剑,尊上没有允许他这么做,再者,孤剑要是知道了他们在芯片上动手脚,怕是又要掀起一片腥风。

凶剑,凶剑。名头可不是闹着好玩的,别看孤剑平日清心寡欲,除却练剑,剑出必见血。本就其性薄凉,整个梦间集就曦月能和他说上几句话。

飞燕将银梭淬好毒,坐电梯到达地下第四层,黑纱从十几年前就替换成了红外线扫描镜,现在他地处昆仑山地底,灵蛇现在在这做研究,等到冬季便会去伦敦住。

现在已经快入冬了,但是尊上的研究还没有完成,所以要拖后一段时间,飞燕看着蛇侍替他备好MD-500,下达去往贝尔法斯特的命令后,飞燕坐在后面看着外面的地基升起,地面舱口打开,直升机慢慢飞起。

要是尊上炼出了有自己意识的蛇侍傀儡,恐怕就不需要自己了吧。飞燕这么想着,低头看见了两个红点移动的十分迅速,显然是在用轻功。

他们想去哪?



九号有些惊疑的跑着追寻着对方足迹,他刚刚看见了有一个影子从别墅旁掠过,还坏心思的用细铁棍在窗上划下发出刺耳的噪音。

天太黑,借着房屋外昏暗的灯他勉勉强强的算是看见了一抹白色,然后就再没什么了。

这就是你的计划??七号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曦月,后者居然还颇为认真的应了下来。

她不是说明天就走吗,那你今天就得把他在这里干掉。

雨下的越来越大,七号心里有些不安。

说实话,他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孪生兄弟’的武功底子,只记得孤剑说过他身体不好。


等等,孤剑不会追过来吧?雨这么大,气息和足迹也很好掩藏,无剑那丫头片子被自己下了安眠药睡得也挺沉。


这么想着七号动作是愈发敏捷了,九号看着自己追不上,心里打了回去的心思,刚这么想着,一管铁棍就冲自己飞来。

刀锋锐利,即便是赝品,其锋利也是不容小视,逼出内力硬生生的将那铁棍砍成两半。

显然是挑衅。

九号看着人故意停下的背影心里骤然恼怒,顿时屈膝内力运转飞身朝人冲去。

“站住!”

你叫我停我就停?

翻了个白眼,故意绕圈子消耗对方体力,自己虽然也没多少底子,但是比起那个温室里的病秧子,七号心里还是有把握。

就怕孤剑……


[怕他干什么。]


七号虽然看不见人,但明显的感觉到对方肯定是翻了个白眼,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赶紧下手吧,今晚没月亮,孤剑要是发现,你就惨了。]


————————————————————

——离到目的地还有一个半小时。

飞燕看着手机上的两个红点,这明显是一个追着另一个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感觉有点不安。


但愿他到的时候这两个还活着,死了的克隆体对于尊上没什么用。


最后,飞燕看着这两个人停在了海岸边。

这是哪?

这么想着,他打开三维地图。


……海崖?














评论(1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