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一位精神病人的心理历程[27]

OOC有私设多。
有兴趣就来看。

清晨。

孤剑回到别墅,浑身嗖嗖的往外剑气,脸色阴沉似黑云压城。

淑女从别墅出来,准备给浑身湿透了的孤剑披件毛毯,但毛毯刚刚触及对方的身体便碎成了丝丝缕缕。

“前辈,你怎么了?”

孤剑没有理会淑女剑,只是把门踹开,盯着客厅里正在看书的圣火令。

“圣火令,出来,我有事谈。”

孤剑现在还算是内敛,若是以前早就动剑了,他把剑气收了收,面色阴寒的看着那西域人。

“灵蛇,在哪?”

“哈,我可不知道……大概是在伦敦吧?飞燕这时候应该是接灵蛇去伦敦住了。”

圣火脸上还是一副不温不火的笑容,他看着浑身剑气乱崩的孤剑,眼底划过一丝暗芒。

凶剑么……不知对上西毒,谁孰强孰弱。

“你带路。”

圣火令不过是有一瞬犹豫,孤剑便以他看不清的速度拔剑指向他脖颈。

“我再说一遍,你带路。”

“啊……好,不过你介意我带个人吗?”

“谁。”

“肯定是白虹啊——”

孤剑皱了皱眉,将剑重新收入鞘中,给了圣火一个极冰冷的眼神。

“明日启程,给你一天。”

————————————

“你不去玉箫那了?”

无剑瞪大了眼吃惊的望着七号——后者的脖子上蒙着厚厚的绷带。

“不去了,但是你的直升机还有用。”

今天无剑在卫生间发现七号的时候,七号已经把血纱布和一切证据处理了个干净,血腥味也被浓烈的香氛掩盖——无剑一进来就直直的打了好几个喷嚏。

“那你的脖子……怎么回事啊?”

无剑再蠢也知道发生了点什么意外。

人造人有一点好,就是体质还不错,灵蛇里面还加了点东西,身体素质过好,代谢不是一般的快——导致死的早。

七号没人事般的摸了摸后颈,那里已经结了点厚痂了。“落枕啦……拿纱布捆捆。”

“噢……”无剑怀疑的望了望他,顺便在空中一顿猛嗅。

有血味,但是……

他不愿意说,自己也没资格问。

“去哪?”

“绝情谷。”

去那干嘛……

无剑面色复杂的看着七号,还是点了点头。

“今天中午的直升机,你……不带刀?要是不想去拿的话我帮你拿吧。”

“不用。”

七号摇了摇头起身去床上坐着,脸色有些疲惫。“我不需要刀,谢谢你。”

无剑偏头看着他一愣,看着他的样子半天,也憋不出一句话来。

“你,你今天有点奇怪啊曦月…”

“我不是他你不是知道吗,我不知道我和孤剑,还有你们该怎么办,孤剑把我们的事都告诉我了,我想去绝情谷看看……你能替我保密,不让他们知道吗?”

七号抬头看着无剑,眼眶有点发红。

“我醒的时候就在精神病院,脑袋里记忆其实根本就不完整,但是足够熟悉你们,事实上,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的样子,所有的记忆都是文字,他们告诉我这是我的病症……”

“因为真正的曦月死前服用的是神经毒素,我的身体又是提取的他的DNA所制成的,我有病,我知道……在精神病里青光觉得我是非自然的存在的所以一直对我保持不闻不问的态度,每次发病我只是……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我想出去!!!”

无剑已经被他的样子有些吓到了,她动了动嘴,欲言又止,最终也没说出什么。

七号把头垂的低低的。

“我知道如果我没有记忆,我绝对不会有曦月的性格,记忆告诉我我该成为什么样的人,但是我真的不是他……但是我也真的喜欢孤剑,他是个……真的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每次我都想让他赶我出去,让我在外面自生自灭,这样对谁都好,孤剑他其实根本在灵蛇做出实验之后就后悔了,他……”

“曦……”无剑终于吐了一个字,随即马上意识到这个称呼不合适,于是又闭上了嘴。

七号声音闷闷的,嗓子也变得有些嘶哑难听。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变成这样,但是我真的不是他。”

“我在那间房子里和你第一面是把你脖子掐着了吧,很抱歉,我道歉。”

“没事啦,其实你人挺好的,小九他最会看人心了,他那么喜欢你,可见你这人其实也没什么毛病,真的,我也觉得你挺好的。”

无剑凑过去,尝试性的拍拍七号的肩膀算是安慰。

七号的身体一颤,随即变得僵硬了起来。

“怎么了?啊,你吃早饭吗……我去给你买好了,你要吃什么?”

“……”

沉默。

“我去给你买面包啊……落枕了就别瞎跑了。”

鬼使神差的,无剑揉了揉七号的一头白毛,然后一个激灵收了回来立马跑到门。

“我我我现在就去你等着啊!

哐。

七号沉默了一会,突然抬头,笑了起来,笑得张狂又凄凉,带着疯狂和悲哀。

“你到底都在干什么啊!你在干什么!!杀了一个信任自己的兄弟!!你又让他伤心!!!”

曦月也不再出声了。

笑着笑着,慢慢的,整个房间就没声了。


PS:

实际上七号这个变化是有一个历程的,从刚开始的一味激怒孤剑和一切反常的态度开始,他一开始醒来的时候,过了不久就意识到自己的一切记忆只有文字,然后在孤剑接自己的时候又意识到,自己出了这个房子就又要和孤剑绑着,他想过自由的生活,亦或是真正的成为那个人,但是他看到九号,以及受到曦月的挑唆,嫉妒和侥幸心理导致他杀了九号,可能是因为魔怔,亦或是他骨子就带着的病毒,他确实是个精神病人,但是同时他也有正常的时候。

无剑就是助攻,以及当个临时导师[??什么]

他想自由,不想当一个复制品,但同时,他也想真正的取代那个人。

猜猜曦月爸爸想干嘛?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