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checkmate[番外‖真•一辆摩托车]

#番外文案的剧……剧透?#
#呱!#

“这次任务单人执行有点困难,唐胤川,这次你和陆烬生一起去吧。”

“知道了。”

唐胤川这是第一次和陆烬生真正的并肩作战,一起作为特务执行任务,兼指挥。

枪林弹雨算不上,但对他来说绝对是有些危险。

唐胤川在遮挡物后潜伏着,持枪点射替陆烬生保驾护航,眉毛几不可察的皱了皱。

他一个人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怎么办到毫发无损的?

陆烬生的动作漂亮又利落,看起来不像是杀人反而像是在舞池里跳一曲华尔兹。

像电影里演的一样,反派炮灰们的心脏或是脖颈都开出了一朵血红的花,或者被一枪穿头。

当中的舞者本人也似乎非常高兴乐于在观众面前展示自己,就像一只波斯猫,优雅,高贵下毕显无疑的杀机。

“还有十个,四个在飞机上,尽快。”

压低了声线,唐胤川声音有些沙哑的小声说道,对方的飞机再过五分钟就要起飞了,必须马上赶到。

“你这声音真好听,下次指挥就这样吧?”

陆烬生显然是那种无论在那种情况下都有闲心开玩笑的人,转身把人抓了过来一枪对准脑袋爆了头,把对方的身体挡在身前当肉盾,循着弹道轨迹啪啪啪挨个把三个干掉。

还有两个躲在暗处正准备引爆炸弹和陆烬生拼命,唐胤川眯着眼扣了两下扳机。

一枪一个,转而现身走向陆烬生身旁已经死透的敌方特务,枪插回腰间,寒光一闪赫然抽出匕首把对方的右手食指切了下来,手上沾了点血,唐胤川望都不望眼对方死不瞑目的瞳孔。

“别贫,走了。”

起身用干净的那只手把人脸上的血迹拭去,陆烬生好整以暇的摸了摸变干净的脸,望着对方背影跟了上去。

“你手今天真暖和。”

“情报上说上面的四个身手不比你差。”

唐胤川一点也不担心陆烬生,而是担心自己是否会拖后腿,飞机里的空间狭窄,而近战他确实是比较弱。

不过还好带了暗器。

进入飞机的舱门没有关,按他们的计划应该是在等三分钟后六人上去一同离开,却正好方便了陆烬生两人。

“别受伤。”

唐胤川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对陆烬生说了这么一句,然后顿了顿,深吸一口气转身先一步慢慢摸进飞机,陆烬生先是一愣,随即嘴角勾起露出一个愉悦的微笑,把人后领拉住,把唐胤川护到自己身后。

“……”

唐胤川沉默的跟在人身后,算是默许了这个站位,袖中毒针滑入手中欲势待发。

两个在驾驶室,两个守在U盘那里,也就是机身中央,直接去拿U盘会同时惊动四人,但是如果先去驾驶室又必须经过机身。

唐胤川眼神骤然锐利起来,将周身的气息彻底敛去。

机舱的封门就在两人面前,唐胤川给陆烬生比了个熄声的手势,以两人的默契完全不必再说任何话。

断指摁在指纹锁上,舱门缓缓打开。

“做完了?”

悄无声息的在舱门未完全打开的时候两人便伏身潜入,对面是自恃有名的佣兵,警惕度不算高。

陆烬生躲在未完全打开的舱门后,而唐胤川伏身于阴影里隐匿起来。

对面也显然发现了不对劲。

“做完啦——”

砰的一声,在发弹之前陆烬生便迅速侧身躲开对方的子弹,身姿敏捷的冲向对方,攻击的角度刁钻迅猛,同时抽枪给对方手心来了一弹,接着便是心脏。

唐胤川匿于阴暗处,毒针夹于两指之间用力一掷,稳稳插入全神贯注准备攻击陆烬生的另一人的脖颈。

“谁!!”

驾驶室里的两人听到枪声便出来了,砰砰砰砰砰机枪一阵扫射直到子弹用尽,却发现自己的同僚身体变得满目疮痍。

“下手真狠,好歹我也是留全尸的人,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同事的吗?”

陆烬生笑着把尸体扔掉,子弹受到肉体的阻碍再打到防弹背心上的时候简直不痛不痒,抬枪射掉一个,接着扣动扳机却发现弹膛空了,对方抓住机会正准备动手,后颈却一痛,接着全身麻痛不已。

“要是我不在,你这次岂不是就要魂归明尊了。”

唐胤川盯着陆烬生。

“就是因为你在这所以我才放松警惕的,难道怪我吗?”

“你……”

唐胤川顿时噎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冷冷的瞥了对方一眼,转身去驾驶室看看有什么组织可用的资料,留下陆烬生独自解U盘密码。

却没有发现地上的那人还未完全死透,正当唐胤川全神贯注的检查驾驶室时,突然一声枪响,接着感觉到小腿一阵疼痛。

还好没打到骨头,唐胤川一声不吭的受了枪,这么想着抽出硬盘塞入怀中,这里面有对方组织的把柄,带回去可能有用。

撕条布把伤口扎紧,避免血液一路滴到地上留下痕迹。

“唐胤川你没事吧??”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十声陆烬生拿着上好膛的手枪把对方的脑袋打了个稀巴烂,抬头看着唐胤川有些蹶的走出来便凑上去扶住人

“我没事,东西拿到了吗。”

“拿到了,你别动,我抱你回去。”

子弹在肉里面,不取出来,再怎么处理也没有用,如果扛着伤一直走路的话血则会一直流。

唐胤川把陆烬生的手打开,颇为冷硬的拒绝了对方。“我自己能走。”

可还没出飞机门就踉跄了一下,身后的人立马把他托住,唐胤川只觉得身体一轻然后落入身后人的怀抱里。

“你……!放开!”

“你别动了,子弹不取出来很难受的,我抱抱你多好,记得掩护我。”

李惑站在指挥室里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愣了三秒才摁下通话键道:“东西拿到赶紧撤,对面要来人了。”

“知道了李队,马上就走。”

“抱上面一点。”

唐胤川听到之后也就没再挣扎,抽出腰间的枪,搂住人脖子持枪随时准备射击。

陆烬生调整了一下姿势。
“舒不舒服?”

“再过三分钟就要来了,你们再卿卿我我就要没命了,快点!”

李惑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就不应该亲自来。

“知道了李队。”

一路上并没有多少拦兵,陆烬生抱着唐胤川从工厂出来回到骑着摩托的地方。

蓦地唐胤川一声命令,语气急促冷厉。
“蹲下!”

条件反射的陆烬生说蹲就蹲,一颗子弹擦着他脑袋飞走,唐胤川抬手一枪,躲在窗户那的狙击手应声倒下。

“没事了,快走。”

陆烬生也不敢把人放到摩托后面怕他掉下去,虽然唐胤川再三申明自己没事。

“你要是不舒服就睡会……”

在公路上风驰雷掣,一路火花带闪电,陆烬生边看着路边不停的安慰对方,也不管这人听不听,唐胤川已经很少做行动特务了,这次好不容易出来又受了伤,以后绝对不能再让他陪自己去了。

再低头,这人已经睡着了。

陆烬生望着枕着自己手臂的唐胤川,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因为失血对方的脸色有些苍白,可能是因为睡着了,平日总是板起来的脸部线条也变得有些柔和。

自己喜欢的就是他啊。

轻轻的低头在人唇上一擦,又有些犹豫的伸出舌头像猫一样的舔了舔,温柔又小心,一点也没有执行任务时的杀伐果断。

……。

唐胤川的眉毛几不可察的挑了挑,装作睡熟了一般的,身体侧了侧,勾在人脖子上的臂弯搂得更紧。

互相喜欢又心照不宣的默契。

小剧场:

李惑:你们俩真是……共同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要闪瞎指挥的眼!

唐胤川:我记得我好像是特务兼指挥?你很闲是吧,正好办公室里还有5G的公务要处理,我要养伤,这些重任就交给你了。

陆烬生:是的,李队长,唐指挥伤的很重,就麻烦你了。

剩个李惑:…我记得我才是头子??

唐胤川:同级?

李惑:走吧走吧都走吧(气鼓鼓

陆烬生:好的,麻烦队长了。

唐胤川:呵。







@君钦。
呱!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