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双暗。

照例随缘更。[……]



“师兄……?”

关澜看着面前手滴着血的师兄,脸色刷的白了下来,这次是他们俩一起出任务,可刚不过几天便突发状况,关澜身上患着风湿,暗香又是常年潮湿,云梦的姑娘也只能配治标不治本的药,说这病是从小受的,根治不了。

这几天江南又下雨,阴阴冷冷的惹得骨头又痒又疼,这几天师兄天天去拿药,叫自己在客栈里呆着别乱跑。

这下好了,师兄不仅要照顾自己,还要独自执行任务……

还好今天放晴稍微舒服了一点,关澜赶紧下床想把师兄扶住。

“你先喝药……叫小二打桶水…要冷的。”
屠厉甩开关澜的手,语气不匀的吩咐下,又在怀里摸出一水囊来塞他手里。

“这天洗冷水澡?师兄你怎么了?还有这血……”

关澜喝了药,嘴里发的苦,想到师兄还没给自己糖,便伸手从他怀里掏。

好热。隔着衣服关澜都能感觉到师兄皮肤的炙热。

屠厉瞬间身体萧瑟了一下,把人手一打。“你干什么!”

“我,我拿糖……”“床头有。”

“师兄你中春药了吗?”
“……嗯。”

关澜想了想,起身把床头的被单一掀,果然是几颗包了油皮纸的糖。

“泡冷水不好,要不要师弟帮你?又不是第一次……就当是平时。”

“你身体。”

“今天放晴了,没事的。”

屠厉闻言似乎权衡了一下,便把自己沾了血的匕首放到一边。

关澜叫小二送桶热水,接着便识趣的含着糖去亲人嘴唇。

师兄的脸上也有血,可衣服却是干净的,不像是经历过一场恶战。

“路上有几个三流刺客,我杀完后躲到青楼莫名其妙就。”

“青楼总是会点催情香。”

关澜的轻轻吸吮着对方的唇面,屠厉把人抱到床上去。

“谁在下?”





谁下谁上我还没想好……随缘,随缘……
佛系写手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