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暗华。

打架。
兴奋。

暗香轻手轻脚的在院中穿梭,身影骤隐,眼看着就要接近目标了,突然心中危机感四伸。

猛地剑气从天落下,手臂猛被剑气擦中引得一阵辣疼,转而旋身轻功运起瞬间堪堪躲过那银色剑气。

“滚。”

抬头看向屋顶,只见得那华山弟子叼着根竹叶笑意盈盈的看自己,“姑娘,这老爷对我有恩,给个面子。”

暗香突然笑了笑,对他招招手。“你先下来。”

华山眨了眨眼。
“姑娘有什么事?”
“我腿刚刚被你折了,走不动。”

“姑娘早说,我这就抱你走。”

华山笑眯眯的跳到地上,走过去伸手便是欲抱,

可那低垂着头的人却突然一炸。 紧接着那厢房里便是一声惨叫,也不知道是给谁听的。

华山再赶过去的时候,房里什么痕迹都没有,独留床上的一滩水。

他认得那是什么。

化尸水。

——————————————————————

倒是又在这遇上了。

华山看着人动作诡谲而敏捷,带着凌厉杀气。

“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你不该拦着。”

一个闪身落于华山身后,转而闪着寒光的厉匕刺过去,华山转身竖剑挡住,右脚向后迅速退开,一剑划空召风而去却发觉人已不见。

华山瞬间离开原地,抬手在脸边摸了一把,低头瞅到一脸的血。

凶,真凶。
真真是带刺儿的清兰。

“姑娘家的怎不做做香囊便好,或是陪着在下浪迹天涯也不错?”

口里照样的不饶人,边打边撩那暗香。

暗香是不想再与人多费口舌力气,他本身就带着伤,不过几回便轻功运起欲走。

“美人别走啊——”

华山赶紧闪了过去去拽人衣服,这回倒是真的抱住本体了。

暗香皱了皱眉条件反射的一匕首过去,手腕却被人捏住。

“等等,你……平的?”

“老子是男的。”

暗香说完这句话就双眼一鹤,歪头晕了过去。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