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李陌微笑着,直盯那眺着远处的人,手里的三枚铜钱捏的咯吧响,让人牙酸。

“将军,该走了,再望也是等不到了。”

李烈闻言,身子动了一下,似乎是不想回营——李陌干脆把人直接拉着走了。

“走,要下雨了,我腿疼。”

那军爷也任着拉走,神色怅然若失,宛若行尸走肉般的,李陌叹口气。

“走了罢,师父,你记着,没谁是离不开谁就会活不下去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