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安久。

感觉曦月和孤剑凉了……是我的错觉吗。
就是爱老夫老妻的调调!

凶剑恶刀,世人皆知这两尊煞神——凶剑名孤剑,恶刀名曦月,两者中任一便是武林翘楚,而其阴阳攻法更是无有敌手,是已天衣无缝,默契至极。

战中如此配合,那想必双方在日常里更是处处为对方体谅着想,这么一想,那两位可真真是无比相配的一对璧人啊。

当然,这都是吃瓜群众的臆想罢了。

“中午吃笋。”“烤兔子。”“笋。”“烤兔子——”

孤剑食谱皆以清淡素食为上,荤酒不沾,辛辣不碰,活脱脱的活得跟天边那九重宫里仙人似的,不像凡尘中人。

“孤剑啊……。”

曦月嘴角溢了笑,伸手去捞人头发,后者皱了眉偏身躲过。

“吃素。”

“你还真是一人吃素,全谷茹素。”

最后当然是孤剑端着菜上桌时没个人影,只得孤零零一个人的吃青菜白饭,至于曦月是不用想的,一准是去哪打兔子就地烤了。

嗳。

再般配,到底还是阴阳两极,总还是有不合的地儿。

孤剑夹了最后一筷子笋条吃下,看了眼桌子没收拾就去练剑消食。

待练过几个时辰,再回来——碗已是不见了,而天也已近黄昏。

“孤剑,来,切磋。”

“求之不得。”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