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焰冷

米尔罗德就这么站在二楼柱子旁的黑暗里看着赫斯洛基,目光沉静,带着几乎微不可查的温柔。

藏在斗篷下的脸上的裂纹二次裂开,像是固体破裂样的发出咔咔的声音,一滴血都没有留出来,而冰蓝色的液体又迅速填满了裂缝。

脚下逐渐生起冰霜,他抬手往下虚压一番将冰收敛住,过了一会裂缝终于停止住了扩大,眼眸最终重归冰冷,米尔罗德暗暗松了口气,看见了自己许久未见的弟弟,这让他情绪波动有些大。

今晚的皇家夜宴上有刺杀,他得保护好他。







『关于三大CP其中两个在世人眼里的印象』

我听说米尔罗德是个怪物诶。

你听谁说的?小心被烧死啊。

米尔罗德不是冰属性吗?难不成他冰火双修了?

是他弟啊……赫斯洛基,赫斯洛基。

哦哦,听说这兄弟两都不是好东西,赫斯洛基,商人嘛,没什么好人,现在全大陆也没几个空间高手,他们兄弟俩就占了两,还有那个洛德,要不是安德烈长老大人压着,怕是要生灵涂炭了……

反正我觉得这几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对了。

为什么这么说?安德烈大人可是好龙啊,每次我们人族有问题他都会去帮忙。

……反正我就觉得不舒服。

那你是肯定嫉妒了。

也许吧,就觉得哪里不对劲。

算了算了,咱们这些凡民,还是安安稳稳过小日子吧,少谈些有的没的。

————————————————

如上所见,米尔罗德在世人眼里是一个强大诡异又邪恶的巫师,赫斯洛基是大陆上有名的商贾和强者,洛德则是脾气暴躁的黑龙独子,安德烈就是龙族的慈善形象担当[什么鬼]

ICE OR FIRE『片段』

大概是ICE AND FIRE里龙族的官配CP互相交换“结婚戒指”的片段。

啊我的儿子们真好……

火焰凭空而出,包裹住安德烈,洛德冷笑。

“恶心。”

白龙在火焰彻底将他与外界隔绝的瞬间掀了掀眼皮,面带微笑的看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忘了……你的火是为师给你的。”

闻言洛德怒气更甚,“你当老子想要你的火种?我自己就能去找更好的!”

“别这样,永生之焰已经是最顶级的火种了。”

“难道像米尔罗德那个怪物那样……去和炎熔之地阿摩蠕根或者其他都炎熔之地凝出的灵智融合?算我求你,别想了。”

火焰骤然炸开,冰晶四散,安德烈自里面破了出来,龙翼张开显然是有了几分怒气看向洛德。

“更何况,米尔罗德根本就不是自愿的。”

“那你叫老子拿什么跟魔界抗?你说我拿什么给我父母报仇?你真的要我去杀了老头子?你说啊,龙族会愿意为了我一个卑贱的黑龙去和魔界开战?”

洛德怒极反笑。

“是是是,我高贵的白龙师父,您是龙族至高无上的长老,永远不会知道……”
“我知道。”

安德烈打断的他的话。

“你知道个屁!你除了把我养大和教了我空间体术之外……也对……这是老头子给你的事情,你只是公办公事而已……”

“我不是白龙,我很久之前就告诉你,真正的种族分辨是靠灵魂,而不是外表……你们这些新一辈早就忘了,不,早几百辈前就忘了。”

安德烈不再去理会对方的怒气。

“你幼年的时候曾想和我互相印上灵魂烙印,我拒绝了,知道为什么吗。”

洛德嗤笑一声。

“黑龙的灵魂太过肮脏,配不上您,您的下属柯贝是这么说的,然后我把他撕了。”

“是,他确实是这样说的,但事实并非如此……你现在还愿意和我签订灵魂烙印吗?”

“能让高贵的白龙染上污浊,自然乐意至极。”
“你和你的父亲一点都不像……你的父亲,是真正的白龙,即便他确实是黑龙,但灵魂依旧高贵。”

洛德摇了摇头,撕开衣服在心口划上一道,黑色的血液溢了出来。

历代龙族的血都是金色的,而安德烈的血是深金带着许些银色。

两个各撕扯一点边缘的灵魂下来融进血液里,安德烈面色自若,洛德脸色白了白。

“交换吧。”

安德烈的脸带着许些说不清的诡谲。

灵魂烙印其实算是一种刑法,远古时主人为了更好的管教奴隶,就把自己的灵魂碎末打进他们的灵魂中印上烙印,同时附加诅咒等负面术法。

烙印并非是双向法术,一个人可以印很多个,只要他承受的住多人灵魂的侵蚀。

而到了现代,两人互相打上灵魂烙印又变成了情人间生死不离的象征,或是在极其重大的交易下来印下带有诅咒的烙印,若有人违背规则,那么诅咒就会生效,他就会丧命。

“哼,就凭你那种纯白无暇的灵魂……呃啊!”
“我说了,我不是白龙。”

安德烈缓缓的把血珠按到自己的伤口里去,黑色的血液很快将伤口覆盖住,灵魂从中溢出流进安德烈的灵魂里,黑龙的诅咒和邪恶让安德烈仅仅是皱了皱眉,便安定下来。

反观洛德。

“你……”

汗水流下,洛德在倒下的瞬间安德烈扶住了他。
灵魂绞疼,他现在只想撕了安德烈那个人面禽兽,灵魂看起来明明是圣洁无比的金白色,可是为什么负面物质比他的还要多???

“和你说了无数遍,永远不要靠外表去看人。”

“傻小子,你要是有赫斯洛基一半聪明……不对,你打架挺聪明的啊。”

安德烈纠结了半响还是把嘴凑过去吻住人,同时冰寒之气四溢,稳住对方心神,直到烙印结束。

洛德浑身黑气的一脚踹开安德烈,瞬间空间转移离去。

安德烈倒是很无所谓的任由他把自己踹到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

烙印一旦打上便无法消除,安德烈丝毫不担心自己找不到洛德。

“哼。”

ICE OR FIRE『米尔罗德人设』

自认是非常戳人心的设定了……

米尔罗德原本是极北之地巫师一族的长子,后族长出事,族长的弟弟篡位,将米尔罗德以一个极其高尚的名义处死,同时安德烈出面表示族长只有这一位独子,没必要赶尽杀绝。长老们则表示若米尔罗德能获得极北的认可,那他不仅能活下来,还能继承族长之位。

然而整个极北所凝成的冰魄其实根本没有灵智,愚昧的巫师一族将其做成神来供奉,它的灵智早在诸神的黄昏中被他的母亲——斯卡蒂拿走取用,米尔罗德原本应在黄昏中形神俱灭,而因自己的父亲霍德尔,将他的灵魂藏在了冥界火焰灼伤不到的地方才得以存活,但已堕成半神,本该记忆尽失,却又被冰魄唤回记忆。

真正的私生子是不存在于历史之中的。

米尔罗德的灵魂和冰魄融合,变成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神不神的怪物,在融合之后,冰魄的暴动让米尔罗德失去神智,戮尽全族,最后在安德烈和他两败俱伤才留下了赫斯洛基。

赫斯洛基不是米尔罗德的亲弟,他只是米尔罗德的父亲捡回来的孤儿,是火神后裔,诸神的黄昏中,耶梦加得将父亲的头颅衔住吞到肚子里,将灵魂保存在她体内,以此来求得父亲的灵魂不至于全灭,后随着耶梦加得的血流于凡世,所以赫斯洛基也身上有中庭之蛇的血,有火神的灵魂碎片。

洛基算是杀了米尔罗德的曾祖父,但现在他的后裔是米尔罗德的弟弟。

他不愿面对赫斯洛基,因为冰魄,他不能动情,当灵魂出现情绪波动冰魄也会随之有所反应,造成灾难,同时他的躯体和灵魂也因为冰魄而坚不可摧,就算身体浑身裂隙也不可能死亡。

他害怕他杀了赫斯洛基,同时一见到他自己心里就会莫名的触动。

他并非无情无义,只是不能动情。

……想到再改。

ICE OR FIRE『片段』

“米尔罗德——”

“……”

“哥!!!”

黑袍男人把自己藏在阴影里,拉的低低的帽檐和厚厚的黑领遮住了苍白的皮肤以及脸上漫布的蓝色咒文裂缝,男人缩了缩,没有理会身后弟弟的呼唤,只是一个人慢慢的走着。

赫斯洛基是不知道自己身份的,米尔罗德这么想着,他每走一步,脚触碰到的地面便生出一小片冰晶来,路上的行人有些惧怕像他这种的巫师,避之不及。

想当初,也是一位脚下踩着寒冰的巫师屠了一整个国家,一个活口都没留下,那原先繁荣昌盛的王国,一夜之间便直接化作了死国。

况且,就算凶手不是他,又有谁会喜欢一个邪恶又冷血的巫师呢。

“罗德,你跑的那么快干嘛……噫?”

赫斯洛基终于追上了人,米尔罗德虽然看似走的慢,但实际他的每一步他都得最起码跑五步才跟得上。

所谓空间,米尔罗德怕是用的比安德烈还熟,他这不过是个沉迷灯火酒绿的纨绔私公子,只是天赋异凛又特别会逃跑,以至于每次米尔罗德被骚扰到打算杀他的时候他早就没影了,像只小老鼠。

洛德和他属性一样,但是他也打不过洛德。

毕竟龙族可是自带光环的种族啊。

就算家族覆灭,也只不过让赫斯洛基愣了一下,然后不在意的笑了笑。

谁会喜欢那种家族,灭了才好呢。

他有哥哥就行了。

久而久之,这位强大而性格以诡异著称的巫师也就习惯了弟弟的骚扰,在一次赫斯洛基尝试性的叫出罗德两字后看他没什么反应,也就这样叫下去了。

“怎么又跑了……”

赫斯洛基挠了挠头,他面前空无一物,哪还有半点他哥的影子。

“又在烦你哥哥?”

不知何时,树上多了一个人,银发中参着红色,金瞳璀璨,赫然是安德烈。

“是啊。”
赫斯洛基不满的嘟囔一声。

“哈哈……我建议你还是先去极北看看,说不定……会有些不错的发现,你连他的脸都没看清过吧?”

这句话突然戳到赫斯洛基的痛处了。
“滚。”

安德烈不甚在意对方的语气,从树上跳下,“去看看吧,兴许会有‘惊喜’等着你。”

说完人就不见了,想都不用想,多半是去找洛德了,他们两有灵魂烙印,无论对方在哪,动动念头就能知道,然后利用空间传送过去。

他也想和哥哥互相印上灵魂烙印……好气。

虽然安德烈是只老狐狸,但是他不会说假话,还是先去极北看看吧。

ICE OR FIRE[片段]

#原创#

安德烈来自一个龙族从未听过的氏族,不过他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力量和聪明的头脑,稳稳的坐上的长老的位子。

长•全族最不负责•最年轻•颜值担当•最爱玩•老

然后,这位来自神秘的克罗兹亚米萝一族的安德烈长老,现在遇到的一个非常难解决的问题。

伟大的神灵,请告诉我……

怎么养孩子?

“幼龙怎么养?哈哈哈,安德烈你也有不会的东西?”

“爱莉菲尔夫人,你要相信我没带孩子的经验。”

白发龙族有些无奈的看着面前的贵美妇人,耸了耸肩。

“哈哈,没事我教你吧,就算是黑龙,应该也和其他孩子差不多。”

蓝龙夫人替安德烈安抚住了躁动的洛德。

“一般来说,三百年后他才能变成人型,不过之前我看书里的记载,黑龙化形的时间只要五十年,所以……”

“……夫人,容我拒绝您给他穿女装。”

“开玩笑开玩笑,不过这孩子长大应该会很好看。”

小黑龙把自己蜷成了一团——平日他是非常乖的,不知怎么今天就突然躁动了。

爱莉菲尔微笑着看着安德烈。

“大概是因为,洛德这孩子……很冷。”

“……”

黑龙自出生便带着火焰,传说那是来自地狱深渊无尽的罪孽之焰,夹杂着邪恶和诅咒。
它们从火焰中出生,从火焰中成长,又从火焰中死亡。

龙族并非以颜色区分能力系别——但黑龙身上,必有为其承担罪孽的火焰。

安德烈的力量是冰与空间。

自知失言,蓝龙赶紧补救。

“不过,安德烈你学什么都这么快,养孩子没问题的!”

“嗯……是啊。”

安德烈侧头看着天空,脸上依旧是和煦微笑。

不过一个孩子而已,就算是黑龙,也不关他什么事。

好好完成任务,把他养到成年就可以了。

不过第二天安德烈还是去找了火属性晶石给洛德做了一个窝。

龙族寿命悠久而漫长,同时也并无称霸世界的决心,所以……

安德烈纯属是闲得无聊。

大家过的都是养老生活,除却与精灵,魔族,天使,人及一系列种族的交涉,还真没什么事。

偶尔有龙闲的发慌去人族那里抢公主,然后过得腻味了便送回来——看对眼了就顺便当个驸马。

或者和骑士签订契约,陪伴其短暂的一生,用情不浅的甚至就永久的与那幸运的骑士长眠。

当然,骑士也不一定非得是人类。

至于养老生活……

为促进全民健康生活,龙族也有各种娱乐项目。

竞技场……什么的。

四皇子雷克斯如是说道。

改了重新发一遍

ICE OR FIRE[引子]

#原创#

龙族。

“安德烈长老,几日前拉米尔丝伦公爵和他的夫人奉龙族的命令,在与魔族交涉时,已不慎堕入魔渊,被魔族那丑恶的种族侵蚀了灵魂将其夺给了撒旦,留下了唯一的黑龙血脉。”

苍老的西方龙王将怀中的一只幼龙递与半跪于地的安德烈。

“拉米尔丝伦一脉是龙族唯一的黑龙,向来桀骜不驯,安德烈,你是族中最年轻的长老,我希望你能教予他智慧与力量。”

“他叫洛德。”

白发龙族起身接过幼龙,幼龙微眯着眼,鼻上还有着透明的小泡泡。

一副懵懂不知世事的模样。

上帝创造出龙族,让其作为他的左臂右膀,作为他的盾与枪,可又创造出黑龙,让黑龙去侍奉罪恶。

黑龙违背了上帝的意愿,从此独剩一支血脉。

可怜的孩子。

安德烈眯了眯眼,朝龙王低头示意。

“yes,my king.”

大概是,以后的生活,要多一个小团子。